【我有嘢講】Banker門神 Balance人生

20161215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無論係「浩龍」定「一生」,你都係今季其中一個搶鏡嘅港超門神。

畢業於美國著名學府,任職國際金融機構,單是這兩項男神必備的Package條件,足已讓他歸入人生勝利組,何苦又要左飛右撲,一嘗球場「輸家」滋味?「一個是兒時夢想,一份是理想工作,要兩者兼得,便要同樣認真對待。」既是Banker,又是港會門將的馬浩龍目光堅定。取捨得宜,人生總可找到平衡點。

中午時份的中環鬧市人來人往,馬浩龍樂於留在辦公室,享受難得寧靜:「外出午膳折騰的時間,對我來說太奢侈,我寧願盡早把工作完成。」現職摩根大通「VP」級別高層的馬浩龍,早已習慣爭分奪秒,今季卻多了全新身份與考驗: 港超聯賽足球員。港會升班首仗失掉6球,八面玲瓏的商場贏家,可會習慣?「6次從球門拾回皮球,的確很沮喪,但是人生總會有挫折,最重要是檢討、調整、再進步。」港會現時於聯賽榜敬陪末席,連場左飛右撲的「浩龍哥」,卻贏盡球迷掌聲。原籍日本的「浩龍哥」出身於日職勁旅川崎前鋒青年軍,從球場走進商場,是自決,也是情非得已。「我的故事就像無數日本小孩子一樣,自幼夢想當上足球員,可惜的是未獲提拔到一隊,之後便去了美國讀書,一邊在大學聯賽享受足球,一邊借助足球得來的獎學金升學,最後為了前途,選擇了金融業。」

「浩龍哥」說來輕描淡寫,他的母校波士頓學院與現職的金融機構,均屬學界、業界首屈一指。尖子人生一路走來,全賴自律不改:「小時候每周也有6日足球課,父母要求我必須做好功課才能踢波,我就讀的是國際學校,功課和現在的香港小孩不相伯仲,高中試過練習回家已是晚上10時,做功課做到凌晨1時,累了稍睡片刻便又在4、5時醒來繼續,的確很掙扎,但這鍛鍊了我的意志。我慶幸沒有因為足球放棄讀書,長大以後可以開啟不同大門。」夢想與現實兼得,其實唔難,從小到大,馬浩龍也在真人示範。6年前被調派到香港工作,加入業餘性質的港會,曾經遺忘的足球夢,竟在31歲重現。

港會今季每周訓練增至2至3課,縱然日里萬機,「浩龍哥」仍認真以待:「我已向公司請示,上司亦非常通情達理,通常在周五晚的比賽日,我也可以提早在5時下班,來得及趕到賽前熱身。但這不易熬,經過一周工作,身心也很疲累,惟有自己調整作息及飲食,最重要是謝絕酒精,應酬見客也只能以水代酒。」

這日的馬浩龍,早上未夠8時便已抵達辦公室,時刻與客戶保持聯繫。由於時差關係,他曾經在訓練期間走回更衣室,與美國總部越洋開會。平衡時空之下,忙碌,但享受: 「現在的我有了家庭,不可能放棄工作。同時兼顧足球與工作十分困難,但我會努力嘗試,能夠在這個年齡當上職業球員,我想沒有幾多個地方可以做得到,即使謝絕娛樂消遣,也說不上是犧牲,因為港會大部份隊友也和我一樣付出。我們不會放棄護級,至於將來會否繼續兩者平衡,便要視乎球隊能夠走得多遠。」訪問剛好在lunch time結束,「浩龍哥」匆匆說再見,準備下午會議,一如他的出迎把關:時機拿捏準確。


「浩龍哥」唔啱聽?「我叫一生!」

馬浩龍(Issey Maholo)的球會譯名,與他的守門員位置既相襯又有霸氣,但原來他對自己的中文名字全不知情,還特別向各位球迷介紹他的日文原名:マホロ一生。

港會今季特別找來香港職員為球員重新翻譯名字,「馬浩龍」的神勇表現更換來球迷親切喚他一聲「浩龍哥」。不過原來馬浩龍父親來自剛果民主共和國,母親則是日本人,在日本出生成長的他另有名字:「我的日本名字叫一生,我也知道一生的漢字意義,因為我的父母正是在北京邂逅,他們的普通話說得不錯,可惜我不懂中文。」

「浩龍哥」還自爆小時候司職前鋒,隨着收看日職見到一個巴西門將「撲得好型」,便主動改守龍門。

港會另一霸氣名字球員,首推貌似碧咸的39歲後衞「雷力」。雷力原先的足總譯名為雷拿,工作上的中文名字叫韋柏堅,正職是水晶品牌Swarovski的香港及台灣區總經理。港會的臥虎藏龍,豈只一個「浩龍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