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人】「人形坦克」今時今日靠「剷」番嚟!

2017011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我「剷」我路!

球員時代司職防守中場,踢法勇悍兼體能無限,有身位唔到飛到,飛剷最耍家,波又要、人又要,專被教練指派做「Dirty Work」,綽號「人形坦克」;退役後在足總任職超過10年,由青訓教練到港隊助教,再到港隊行政經理,由日常操練、球員徵召、入籍球員「特護」進度、熱身賽對手、球隊出外食宿、傷兵康復進度等,大小事務「一腳踢」,人稱「大內總管」。 文:大頭

「可能我球風比較硬朗、玩力,好多人見我做教練或者球隊管理工作,會覺得好唔夾、好詫異,但其實我今日只係行緊喺2000年開始,我為自己鋪嘅路。」去年10月底離開足總、現任東方龍獅副總監兼助教司徒文俊,跟相識近25年的「大頭」道。

「唔夠人扭?咪靠搶靠剷囉」

「大頭」1993年尾入行做體記,所以與一班同樣在當年展開甲組生涯的球員特別好感情,當中包括當年被南華外借到好易通的「司徒」司徒文俊。「原來唔經唔覺踢咗17年甲組,雖然我同期好多好球員,好似『光仔』(即楊正光)、『豪豬』(即蔣世豪)同『晨熙』(即楊熙智)咁,個個都好出眾。但我從來唔會怨呢樣怨嗰樣,好清楚自己嘅位置,扭波畀波唔夠人醒咩?我咪搶波、剷波叻過你囉!只要清楚自己去到邊、接受現實同不斷努力,總會搵到自己條路。」大部分球員口中的「司徒Sir」一時感觸想當年。

16年前開始考牌鋪路

雖認為自己不及同期出眾,自嘲踢法靠體能、靠身位,但17年甲組生涯效力過8間球會的「司徒」,無論在球會或香港隊,總會得到教練重用,委予「重任」去追「細哨」、剷施丹、飛鄭智!惟「司徒」從無自恃獲主帥看重,反而一直都比隊友搏命,因他甫出道就清楚足球員生命短暫,珍惜落場每一秒外,也老早為退役之後的生活部署,為今日的自己鋪路。「2000年我仲踢緊波就去咗考教練『C牌』,到34歲本來仲有球會搵,我都堅決唔再留戀,把握機會轉型做教練。可以話當日考『C牌』就係為咗行今日條路。」如無意外,「司徒」的「Pro-License」將於稍後到手,他一直以來有多努力,可想而知。

離足總非因東方龍獅

去年9月初決定離開足總的「司徒」,於11月加盟東方龍獅。一時間,「請得佢一定係隨時炒『牛丸』啦!」、「為咗個助教位唔做足總,一定好高人工。」,以及「咁有經驗去做個女教練助手都肯?」類似的留言,紛紛在網上出現。「哈!哈!終於有機會畀我去解話喇!我係辭咗工之後一排,先同東方龍獅接觸,辭工前係冇諗過有呢個機會。我係有經驗,不過係足總教練嘅層面,加入東方龍獅前我從未喺球會執教過,呢方面『牛丸』經驗豐富過我好多。既然接受得呢份工作,我就會盡力去做,特別係喺助教呢個角色上面,全力輔助『牛丸』之餘亦好好累積經驗,好似2000年嗰陣咁,開始為將來嘅自己鋪路。」「人形坦克」,好嘢!


感激沿途有「你」

有「司徒」facebook的朋友有否發現,他久不久便留言多謝老婆「司徒太」的支持。

「大頭」:「我懷疑「司徒太」有你fb Login,啲感言係佢自己打。」
「司徒」:「梗唔係啦!我真心多謝佢嘅,其實一直以嚟有好多人想多謝,只係唔知點開口。」
「大頭」:「我幫你寫出嚟。」
「司徒」:「會唔會好做作?」
「大頭」:「日日多謝就話啫,講一次之嘛!」
「司徒」:「咁好啦!」

司徒文俊的足球員生涯,乃1990年於南華青年軍展開,當時的教練「昌哥」盧紹昌,毫無疑問是「司徒」的恩師。「係『昌哥』喺南華青年軍帶我出身,球場內外佢都教識我好多嘢,雖然『昌哥』已經離開咗我哋,但我永遠都會記得佢教過我嘅所有,好多謝佢。」「司徒」亦十分感謝當年從青年軍提攜他上甲組的時任南華主帥黃文偉。

由球員到從事教練工作,「司徒」先後跟多位本地「名帥」共事,每一位都影響到「司徒」之成長。「無論係『黎Sir』(即已故前港青及港隊教練黎新祥)、『曾Sir』(即現任足總五人足球經理曾偉忠)、『郭Sir』(即前足總技術顧問郭家明)定『阿Kim』(現任港隊總教練金判坤),跟佢哋踢定教都好,就算每一個嘅風格都唔同但都好肯『袋錢落我袋』,多謝幾位。」

感激傑志支持展開教練工作

至於教練生涯的開端,「司徒」坦言很感激效力傑志的4年間,會方讓他有機會在黃大仙區隊和傑志青年軍,展開教練的工作。但講到加入足總執教,「司徒」謂必須要多謝他的一位「伯樂」。「好多謝『曉明』(即前足總教練培訓經理陳曉明)當日鼓勵我全職出任足總教練,之後亦畀機會我做埋教練導師,真心感激!」「司徒」目前為「D牌」及「青年領袖」的導師。

最後,「司徒」要多謝誰呢?相信大家都會估到!「『Peter哥』(即東方龍獅總監梁守志)係好照顧球員嘅領導層,好了解球員需要,跟佢做嘢好舒服。當初辭咗工未有方向,去到有啲徬徨嗰陣,多得佢嘅關照,我會珍惜呢個機會,用表現嚟報答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