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嘢講】唔畀自己灰 陳衍光有心唔怕遲

2017011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如果說新界西人是堅毅物種,每日由南港島穿梳新界西的九巴元朗守衞陳衍光,應算是鐵杵磨成針的最佳寫照:街波出身、沒有前期訓練,重傷過後又被教練質疑能力不足,26歲才首度入選香港......「B」隊。低調沉實的「光仔」,擁有嗟歎命運的資格,他卻拒絕悲情:「我算係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有人覺得27、8歲仲踢『B隊』做乜,但我都係想代表香港啫。」苦等多年的南港島線列車終於通車,有心唔怕遲,老土,卻是硬道理。

港鐵南港島線上月通車,家住海怡半島的陳衍光依然提早3個小時起床,搭完港鐵轉乘九巴再搭輕鐵,終於到達九巴元朗慣常操練的天水圍天業路球場。「用咗咁多時間搭車,有時練完波反而唔想咁快走,寧願留低練多少少。」「光仔」的足球路不若每日車程迂迴,卻一如南港島人起步落後。自幼縱橫鴨脷州街場,17歲時多得時效流浪的蘇來強介紹加入青年軍受訓,除了模仿「C朗」的「原地插花」絕技,基本功全是由零開始。「好多球迷問我邊度出嚟,我都唔知點答好。當時流浪青年軍隊友已有一定根基,我就連『畀波走位』都唔識,第二年去到大埔,有『來強』同趙俊傑捉住我加操,夜晚仲去淺水灣跑沙灘谷體能,先至開始真係識踢波。可惜細個貪玩休息不足,比賽重創十字韌帶養傷8個月,當堂覺得自己好似廢人。」

所謂貪玩,原來竟是「掛住『鋤Dee』」.......年輕總有放縱時,外表老實的「光仔」也不例外。翌年由新界東轉戰西邊加盟屯門,又被新帥擢升親信棄用,代替他的左閘人選,叫李明,現時下落不明。迷途未言棄,信奉基督教的光仔,深信上帝早已預備:「跟住去咗公民經常同迪天奴、法圖斯等健碩外援埋身練波,令我變得更硬淨。後來入選埋5人足球隊,教練曾偉忠要求整體戰術,唔似得以前踢街波個人化。」以為試煉至此,終可步向光明,又遇上公民拒戰港超聯,兜兜轉轉走到目的地:元朗。

上周聯賽入球追平標準灝天,是他加盟以來首個「士哥」,焦點卻落在輸波離隊的楊賜麟身上。早前九巴元朗5將入選省港盃陣容,他亦僅於首回合上陣半場便被換走。主角光芒,總是擦身而過,他卻靜待低調中發光:「的確要有好好眼力先會留意到我,不過元朗3年換上唔同教練,我依然能夠站得一席,都算證明自己能力。或者普遍球迷覺得我防守為先,但喺唔少隊友鼓勵下,我比以前進取咗,練波亦會加練射門。」3年前與他並肩入選省港盃的元朗隊友鄭璟昊與張志勇,先後被大球會賞識,留守舊地的光仔另有得着:「港隊左閘人選比我資歷豐富有張健峰,比我後生又有方栢倫、黃梓浩,我喺中間好尷尬。不過成日要同最好比較實會唔開心,唔係你就唔係你嘅,最緊要珍惜當下,更何況元朗上下氣氛好好,達Sir(曾昭達)教波好有心,令我更加有發揮。」哪怕長路曲折,細味沿途風光,其實也可很快樂。

踢波開竅 「電車男」變「爛Gag王」

陳衍光球場內外作風低調,自言曾是只愛打機、煲漫畫的「電車男」,多得亦師亦友的蘇來強感染變成「爛Gag王」,連老婆亦「招架不住」。

外表踏實的光仔自幼性格內斂,更自爆曾遭中學同學妻子「言言」取笑他「個樣好傻」,多得足球令他轉變。「足球令我多咗好多朋友,見識亦多咗,我第一次搭飛機都係跟大埔作客征戰亞協盃,起飛時真係有啲驚!」若非亦師亦友的「來強」將他帶入球圈,足球對光仔而言,還是遙遠的夢。「來強」近年轉執教鞭育苗,光仔也受到啟發:「我暫時仲未培養到教波樂趣,不過見到來強職業生涯遇過唔少波折,依然繼續堅持,更令我學識唔好輕易埋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