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咁點先?」愛笑又酷的劉慕裳

2020年02月14日 10:15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充滿少女心,清一色的粉紅色邊框,裹著眼神的煞氣,拳的剛勁,空手道的「形」。無論Instagram版面,還是劉慕裳(Grace)本身,都給人一種強烈的反差感。「對手說,我笑與不笑是兩個極端,場上酷酷的,場下笑到『見牙唔見眼』。」我認同。
「兒時志願是當小販,推著手推車,鬧鬧哄哄的。長大點,又想當超市收銀員,撳撳掣,『嘟barcode』。」套用媽媽的話,是看見什麼就學什麼。所以,當11歲的Grace看見哥哥練習空手道,就學起了個人形。顧名思義,個人項目,但最吸引她的,卻是一家人的感覺。「認了師傅就一世,哥哥、師兄師姐好『錫』我,好照顧我。」
說到這裏,會以為她很黏人,但Grace用「報喜不報憂」形容自己的性格。習慣扛起負面的情緒,哪怕面對運動員最痛——傷患也一樣。「覺得沒什麼好訴苦的。說出來,別人幫不到我之餘,又會擔心。不如等到康復,才告訴他們發生過這件事。」身高1米5出頭,嬌滴滴的女生,從小到大都是這般獨立而倔強。
她再舉出初進體院的經歷,「小時候很喜歡睡覺,寧願睡覺也不練習,因為練不練都贏。」在青年賽事屢戰屢勝,狂也狂得有理。但要躋身世界頂級,這種態度絕對不行,也換來前輩毫不留情的訓話。「如果我脆弱少少,已被這些說話摧毀,偏偏我夠『硬頸』。」抱著「你話我唔得,我得咁點先」的倔強,終於打出空手道的「道」。
世界排名經常徘徊在第3、第4之間,我提起「劉三姐」、「劉四姐」的名堂,她就裝模作樣唱起山歌。但說笑歸說笑,這可不是普通的成就。恰巧奧運增設空手道項目,大眾自然有所期待。「坦白說,起初我沒太大信心。雖然我對傳媒說我會爭取,但爭取到什麼,卻不敢保證。」轉捩點在2018年,她擊敗多明尼加的迪米杜娃,贏得香港空手道歷來首面世錦賽獎牌。「開始覺得自己有得爭,可以佔一席位。」
東京奧運女子個人形共有10個參賽名額,積分榜前4名直接獲得入場券。Grace目前以5280分排名第4,撇除東道主清水希容,則排名第3,形勢樂觀。但她不敢鬆懈:「這半年來,對手不斷進步。我的任務,是確保不倒退的同時,在高水平賽事尋求突破。」上月,Grace在世界一級空手道超級聯賽巴黎站取得第5名,算是鼠年一個不錯的開始,希望她能在4月積分截止前,更上一層樓,以最好的狀態進軍奧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