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赴立法會解畫前 足總又爆混帳

2020年05月24日 22:15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睇嚟兩位又要煩多嘢喇!
足總主席貝鈞奇與CEO溫達倫,將於下周五(6月5日)第二度出席立法會政府帳目委員會,再就早前審計署報告的內容向議員解畫,包括足總的行政及管治、帳目,以及2018年招聘港隊主教練不合程序等問題。而在足總主席和CEO再赴立法會前,就再有混帳事件流出,懷疑有足總教練在2019年1月申請馬會撥款資助的教練職位之過程中,其「足總職位申請表」申報虛假資料,以及有人涉嫌包庇和利益輸送,當中包括足總高層。
足總在2018年8月招聘韋特(Gary White)的事件上鬧得滿城風雨,程序被指充滿問題,包括前任CEO未有申報與韋特相識等等。其後民政事務局收到投訴,經審視足總提交的相關文件後,認為足總未有依足招聘程序,並要求足總必須嚴肅處理。及後,足總聘請顧問公司Ernst and Young作獨立調查報告,並在2019年1月收到的報告中,獲提出多個與招聘程序有關的建議。豈料,足總在同一個月聘請教練時,又再重蹈覆轍,涉嫌再次出現嚴重問題。
據流出的一份去年12月10日,由足總組織發展委員會(ODC)提交的文件顯示,某足總教練向足總申請由香港賽馬會撥款每年100萬港元開設的另一教練職位,在其本人遞交的求職信和履歷表中所見,他在2008年到2013年,擔任某英國社區體育基金會的總教練,負責在中、小學中的體育堂中,提供欖球、板球、體操、網球、羽毛球、足球、籃球和投球之訓練,並擔任該基金會的女子隊及女子U15隊的主教練,以及於2013年到2014年期間擔任某地方的公開學院擔任教練,職責包括向16至19歲學員教授BTEC課程、統籌學院每日日程,包括訓練、比賽和招募等,以及參與半職業球會的訓練和管理工作。總括而言,該申請者在家鄉的正職應是體育教師,兼職業餘足球教練。
然而在足總的職位申請表上顯示,他在2008年到2013年,任教與該市同名的英格蘭球會(曾出戰英甲、英冠及英超);在2013年到2014年期間擔任職業足球隊主教練,以至一隊助理領隊,與其原先遞交的履歷表有明顯出入,由從事教師的工作變成專業足球教練。惟他本人有在該職位申請表上簽名,而足總秘書處負責面見申請人的高層,在聘請過程和之後,都對相關履歷資料與職位申請表有明顯出入,視若無睹。
最惹人猜疑之處,乃該申請者竟在「要求薪金」一欄,填上接近馬會撥款上限的雙倍人工,更加吊詭的是,足總非但接納,更以多於其要求,將月薪進一步提升至馬會撥款全數,並在2019年2月舉行的董事會中,未經董事們詳細討論,就由總幹事宣布當時主席運用緊急權力通過相關聘請條件。
雖然未知當中是否涉及利益輸送,或其他人為失誤,但馬會並未有繼續相關撥款,該名教練亦已於1年約滿後在本月中離港。現屆足總董事局在獲悉事件後,亦未有向秘書處高層及當事人,就整個聘請程序作出調查和跟進,難免令人覺得有包庇之嫌。
聘韋特程序獨立調查報告
「被消失」10個月
揭發新一輪聘請教練出現程序問題的足總組織發展委員會(ODC)提交的內部報告,同時亦提到由顧問公司Ernst and Young所作的獨立調查報告,曾「被消失」10個月!
一如上文提及,足總在2018年9月被揭發在聘請港隊教練的糊塗帳後,有關方面委託四大行之一的Ernst and Young,就聘請韋特擔任香港隊主教練的程序,進行獨立調查報告。足總在2019年1月收到Ernst and Young提交的報告,當中內容包括調查結果及建議。
但其後該報告一直未有在足總的董事局會議上出現,直至由新一屆的ODC成員發現,才得以重見天日。本來ODC曾計劃在今年2月就該獨立調查報告召開會議,惟遲遲未能成事,似乎有人不願面對該獨立調查報告之內容。
惟審計署的報告中,大部分着眼點都與該獨立調查報告相符,下月5日便要再上立法會,絕對是避得一時,避不了一世,問題始終都要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