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治療師「由表入深」成運動員最強後盾

2021年10月21日 20:43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東京奧運、殘奧和全運圓滿落幕,香港運動員創下佳績,固然值得掌聲,幕後醫療人員,同樣功不可沒。羽毛球小將鍾瀚霖(Yonny)自言經常「傷完左腳到右腳」,更遇到運動員惡夢——阿基里斯腱受傷,在物理治療師郭志堅(Andy)「由表入深」的治療下,才能繼續「放膽衝」,躋身全運男雙、混雙16強,打出滿意一仗。圖/文:許思彤、李浚湣
郭志堅在1994至2001年間,擔任港協暨奧委會指定物理治療師,隨港隊征戰奧運、亞運、東亞運等,幫助無數運動員,其中一個,正是鍾瀚霖母親、亞特蘭大奧運代表陳愛彌(Emmy)。2001年之後,Andy努力深造中西醫學,更完成骨傷科博士學位,亦為2008年北京奧運,2010年廣州亞運醫療團隊教學出一分力!
當年奧運,港隊只得23人,Emmy取得增設的羽毛球混雙資格,卻在比賽前夕「瞓捩頸」:「可能太緊張,睡不好,頸轉不了,還影響右手手㬹。」她坦言害怕,經過隊醫Andy的手法治療,「啪的一聲鬆晒」,才能盡情享受一生一次的奧運。兩人自此結緣,Emmy無論腰痠膝痛,總能得到適切治療,更「放心交個仔畀佢」。
鍾瀚霖子承母業,笑稱「坐緊BB車」已接觸羽毛球,中四輟學轉為全職運動員,19歲遭遇重創——左腳脛骨骨裂:「當時剛剛升上成人組,急着證明自己,瘋狂訓練。結果連續半年『連環傷』,傷完左腳到右腳,某次照完MRI(磁力共振),發現骨裂……」
Yonny拿着報告,除了無奈,還是無奈,皆因接下來8個月,他不能打球、跑步、踩單車,或進行任何劇烈運動,只能接受各種治療,但依然久治不癒,後期便頻頻拜訪Andy,透過針灸及各種電療儀器,促進骨頭癒合。但這段「悠長假期」,改變了他的心態:「正如李靜(乒乓球教練)說:『波就一場場打,飯就一啖啖食。』成績不能一下子迫出來,想通了,反而更享受打球。」
時間來到去年中,體院解封後(體院曾因疫情3度「封院」),Yonny重拾球拍,因未能適應節奏,弄傷右腳阿基里斯腱,傷勢持續反覆發作。「照完MRI,說是勞損,要慢慢等。但『郭生』(郭志堅)認為,久傷令跟踺黏連收縮,反而應該多些跳動,跳鬆它,再配合針灸、衝擊波治療。」阿基里斯腱受傷,可謂運動員惡夢,Yonny也非常緊張:「羽毛球講求平衡,要兩邊飛,但有陣子真的不敢大力踩。幸好經過治療已經痊愈,加上減了磅,可以放膽衝。」
香港羽毛球隊9月出戰全運,在主力伍家朗、鄧俊文和謝影雪缺陣,及需要隔離21日的情況下,Yonny表現不俗,更闖進男雙和混雙16強。他認為,隨行治療師的角色非常關鍵:「除了處理媽咪那種突發傷患,治療師還會指導我們熱身、放鬆,怎樣加強某部分肌肉……好重要。」他又期望體院增加相關人手:「人手當然愈多愈好。單計羽毛球隊已有接近40人,多些治療師,定能恢復更快,也能發揮更好。」
Andy發功.關仲賢重享單車樂
關仲賢(Joey)在2017年5月與好友,進行歷時584天、約3萬公里的單車環遊世界旅程,回港後經MRI證實椎間盤突出。在郭志堅(Andy)利用儀器治療,配合家中進行的一連串伸展運動後,Joey目前已無大礙,可以重拾單車的樂趣。
「很記得痛至床亦下不了,連去廁所時腳也發不了力,彎不到腰,這種是神經線上的痛,與一般割損或撞傷不同。」回想起發病一刻,Joey依然記憶猶新,更坦言當時相當害怕,幸好透過物理治療,才得以避免開刀,她形容每次離開時都會有明顯進步,目前已康復至8、9成。
Andy強調,這次除了用干擾波、超聲波等儀器幫助Joey外,手法治療亦是重點,當中神經動力學中的slump stretching運動療法更屬關鍵。由看似簡單的「表面」拉筋方法去修復「深層骨架中」的脊椎椎間盤和神經問題,充滿難度,幸好這是澳洲Adelaide大學,經過長年累月研究得出的醫學技術。首先要清楚分辨出椎間盤凸出問題,屬急性凸出還是舊患的黏連結痂,中央性或外側性凸出等。「全面的治療是回家後,一定要進行伸展運動,在我這裏治療後有進步,回家再做至少讓它不會變差。」Andy補充謂。
Joey表示受傷後剛開始,一星期能來兩至三次,惟隨後因時間關係,以及傷勢逐漸好轉,自己主要聽從Andy的指示,每天早晚在家中自律地運動。經歷今次傷患,Joey提醒自己要保持運動習慣:「腰對人太重要,但無可奈何這種傷患不能斷尾,只能夠小心點,所以平常一定要保持做運動,以及注意姿勢,因為隨時有復發可能,現在可以自由活動已十分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