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德拉別後白人失保護罩 南非收地再掀風波

20180408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有政客提出容忍年代已經告終。(資料圖片)

南非民權領袖曼德拉離世4年後,黑人平權另一先鋒、曼德拉前妻溫妮上周一(2日)辭世,也讓世界關注到南非種族衝突懸於一線的危機。南非1994年廢除種族隔離政策,從民生和政治,都可看見黑人賦權的果實。但如今在政壇掌權的黑人,卻希望進一步扭轉逾7成農地由白人掌控的情況,國會通過容許修憲以強徵白人農地,令南非這片經濟上仍是白人至上的土地,上演一場「400年大逆轉」。

「莫得寸進尺!」(Genoeg Is Genoeg!)
自本年初起,南非各地有白人帶同十字架上街示威,有的甚至哭着跪地,堅稱農地是其祖先以真金白銀買下,不願就此放手。

白人權益組織陸續以上街示威、靜坐等方法,捍衞他們認為是由他們祖先遺留的權益,以及抗議白人農民所遭受的暴力對待。主要由白人成員創辦的組織「AfriForum」,早前在美國白宮和歐洲議會的網頁撰寫請願信,指南非白人面對一場「種族清洗」,舉出種種白人農民遭黑人血腥虐殺的例子所為佐證。他們批評ANC違反曼德拉當年對保護少數族群利益作出的承諾。

四百年前,歐洲人來了。
白人獨霸南非土地的種子,在四百年前已埋下。1652年,在荷蘭東印度公司穿針引線下,荷籍軍商從南部好望角登陸,翻開殖民章節,南非隨之成為歐洲人的樂土。荷蘭移民佔盡先機,以零代價霸佔耕地,原本在南非土地上移動蓄牧的科伊科伊人,變成俎上之肉。科伊科伊人的土地沒有了、牛隻被奪去,連族人也一批一批成為歐洲人的奴隸。科伊科伊人多次反抗,損兵折將而毫無作用。

英國人打敗荷蘭人勢力成立南非聯邦殖民地後,更訂下90%土地由白人擁有的法案。1961 年南非宣布退出英聯邦,實行種族隔離政策。經過數十年抗爭,黑人地位於1990年代,終於有所提升。曼德拉1994年出任總統,以民族和解為首要任務的他,保證白人受到保護且有發言權,建立起「彩虹之國」。

「達成和解的時代已經終結,是時候要談公義。」
然而農地的擁有權卻持續存有爭議,財富仍握在白人精英手中,令黑人感到「經濟種族隔離」仍如影隨形。有分析認為,白人繼續掌握73%土地,令經濟改革寸步難行,矛盾更在曼德拉逝世4年後激化。奉行馬克思主義的政黨「經濟自由戰士」(EFF)今年在國會提出,南非務必把財富重新分配一次,讓佔逾80%人口的非裔國民,分享「少數族裔」白人的農地。政黨領袖馬萊馬高呼一句:「達成和解的時代已經終結,是時候要談公義。」

在執政黨非洲人國民大會(ANC)的傾力支持下,議案最終以241票贊成,83票反對,正式通過議案容許國家修憲。總統拉馬福薩去年競選總統時,正以白人和黑人之間的農地分配為政綱賣點,他堅稱徵收農地並非針對白人,政府的打擊目標是非法移民及罪犯。他早前聲言:「我們必須確保我們重新建立尊嚴,不向搶奪我們土地的罪犯作出任何賠償。」

走津巴布韋舊路 墮落還是新轉機?
有評論也認為當今南非的徵地舉動,正拉扯自身踏上津巴布韋的後路。津巴布韋前總統穆加貝去年下台,結束30年鐵腕管治;他2015年曾承認自己於2000年發起的無償徵收白人土地政策錯漏百出。穆加貝當年頒令,收回4000幅主要由白人及政壇異己的農地。政令出爐前,當地農業收入佔全國出口收入40%,但其後10多年卻急速轉為須完全依賴外國農產的糧食純進口國,至2016年形勢始見曙光。

本年二月才剛下台的前總統祖馬,現時揹着敲詐、洗黑錢和貪污等16項罪名,彷彿踏上穆加貝的舊路。面對政局未定、經濟頹壞及立法首都開普敦乾旱,再加上白人農民控訴,南非人又是否真的可以憑一次總統替換來如願踏出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