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翁論壇:我曾遇過的政治受難者-賴鼎銘 大學教授

20150329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王曉波老師的母親被執行死刑的馬場町。(作者提供)

每年二二八事件,政治受難者總變成社會的焦點。二二八事件的受難者我沒有見過,但其他政治受難者,我倒碰過!

第一位是林孝信。1970年底,林孝信因為參與保釣運動,被政府列為黑名單,護照被沒收,不僅無法回國,最後連美國芝加哥大學物理學博士學位都受到影響。回國以後,因為沒有學位,一直無法找到教學及研究的專任工作!但他樂此不疲,不僅致力於科普的推動,還是通識教育的大將,他更是社區大學的推手。

第二位,則是被稱為台灣托洛斯基的楊碧川。楊碧川是個怪人!十二歲時,有感於水滸傳官逼民反的故事,召集了一批高中生,公然搞起革命!1970年,楊碧川二十歲,因涉及「飛虹盟事件」,計劃推翻中華民國,被政府逮捕,判了十二年牢獄!後因蔣中正逝世特赦,1977年,也就是他二十七歲時出獄,實質服獄時間為七年。

上週四,我們在明目書社聽他講被關的故事,非常精彩!他說曾被關獨居房四年,每天只有十五分鐘放風時間。我們都很好奇,他如何渡過漫漫長時,他竟然回應:每天把自己當導演,排練一幕一幕的電影!

剛出獄時,被視為洪水猛獸,願意幫他的人少之又少。因為他的背景,直至目前,他仍沒有正職工作。政府提供冤獄賠償,他也不願具領!每天過著簡單的日子,逍遙一生!

他在獄中有一段故事,我一直覺得不可思議!他曾與黃華關在一起,有一次看到黃華打坐時,竟然身體懸空而起!楊碧川向來不打誑語,但這麼神奇的事,確實超乎想像!

第三位,則是王曉波老師。沒有多少人知道,他是匪諜案的遺孤!事件發生在1953年,深夜的一批憲兵,將他母親帶走!最後因叛亂罪,在1953年8月18日,於今之馬場町執行死刑。

母親遇難時,他九歲多,大妹七歲,二妹六歲,小妹未滿周歲。父親因「知匪不報」判處七年徒刑,他們只能依靠外婆生活。因為家窮,不得不到市場撿菜葉,好的曬成干鹽葉,差的餵雞鴨!但這些雞鴨也輪不到他們吃,而是過節時出售,換取現金之用。

有幾次與他吃飯,他常常繞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小時想吃沒得吃,老了有得吃,卻不能吃!小時家窮買不起,老時身體狀況差,吃得起,但偏偏不能貪嘴!人生無奈莫此為甚!

王曉波個人曾經歷1973年的「台大哲學系事件」,導致多位教授遭警總約談、甚至解聘,王曉波也是其中「不再續聘」之一。最後落腳世新大學通識中心任教,直到事件平反才返回台大!

第四位則是李筱峰。1971年,他就讀政治大學教育系時,因投書《大學雜誌》批評黨化教育問題,被以「侮辱師長、破壞校譽」而慘遭退學。他感悟教育不僅涉及政治,更與歷史有關,因而轉學淡江大學歷史系,開始研究台灣歷史。

畢業服完兵役後,他在《八十年代》雜誌任職執行總編,但因「美麗島事件」,雜誌遭查禁。雖然轉任《民眾日報》記者,但仍遭受警備總部持續地打壓。他因而轉念讀書,考上台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研究題目就是二二八事件。

碩士畢業,因接受華人團體邀請,到美國演講時,在史丹福大學認識陶百川!當時他工作尚未著落,陶百川因與成舍我認識,陶慨然主動為李筱峰撰寫推薦信,他才得以到世新大學任教。但任教期間,仍不免於情治單位的監視。

這四位政治受難者,每次想到他們所受的人間橫逆,有時不免神傷!幸運的是,台灣已經走出這一段政治壓迫的黑暗期!未來,我們下一代料不會碰到如他們所受的遭遇!但下一代要面對的,反而是資本主義橫行下公平正義的階級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