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島嶼:台灣進步政治力量的四種前景-馮建三 大學教授

2015071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太陽花運動後,台灣進步力量凝聚,明年大選若有土耳其或西班牙成績,最好。(作者提供圖片)

明年一月的立法委員選舉,因去年太陽花運動而凝聚的第三勢力,空間是大是小,至少有四種可能。土耳其、英國、西班牙,以及希臘模式。

土耳其的大選已在六月上旬舉行,「正義與發展」(AK)執政黨中間偏右,嚇出一身冷汗。選前,黨魁、現任總統、兩任總理、兩任首都市長的厄多岡(R. T. Erdogan)原有如意算盤,企圖攻克367(三分之二)席次,取得逕自修憲的權力,他想走總統制。厄多岡的第二志願是,至少取得六成的330席次,如此,仍可修憲後,付諸公投決斷。

厄多岡縱橫土國政壇二十餘年,這次大槓龜。土國人熱情洋溢,不是支持,是反對他。86%出場投票,AK黨的得票率竟然從過半,下降一成,僅存40.9%,席次更少,僅有258,距離單獨執政所需的席次,還要少個18席。斬獲最大的是2012年成軍的「人民民主黨」,骨幹是在土國有一千多萬的庫德族人工人黨(庫德人另有一千多萬,主要分散在敘利亞、伊拉克及伊朗等等地區),另加土耳其自由派、左派、基督徒與同志團體,該黨一舉跨越門檻,選票超過13%,當選80位國會代表。

「人民」在土耳其高唱凱歌之前,外界無不預測,英國五月初的大選,應該沒有政黨可以單獨執政,但工黨仍有可能領銜,組織聯合政府。結果也是大爆冷門,保守黨居然以36%選票,取得331席(國會議員總數是650人),工黨得票率低至30%,新興綠黨得到將近4%選票,但僅有1席(想要脫離歐盟的「英國獨立黨」有12.6%選票,也是只有1席!)無濟於事。原因是傳媒大亨梅鐸造成的嗎?他的《泰晤士報》選前說,若工黨當選,有工作的人,家家戶戶平均一年會多交稅一千英鎊,雖然亂說,選後也在頭版顯著更正,但無濟於事,工黨輸了就是輸了。

英國因為採取單一選區只選一人的制度,致使得票僅1/3就能牢牢控制政局,歐陸國家如西班牙,大致採取比例代表制,比較不會票票不等值。西班牙的大選在年底才會登場,但兩大政黨人民黨與社會黨不得人望,路人皆知。約翰牛大選後,西班牙五月底也有地方選舉,人民黨與社會黨這兩個三十多年來輪流執政的勢力,全國的得票率從四年前的65%滑落至52%,規模最大的三個城市馬德里 、巴塞隆納 與瓦倫西亞,傳統執黨派通通落馬,其中,在瓦倫西亞執政已經有25年的市長黯然下台, 更能凸顯人心思變、反對財政撙節政策的人,數量甚夥。試圖挑戰西班牙傳統黨派的新興政治力量,共同點是在代議之外,同等強調參與政治,試圖使代議與參與相輔相成,其中,「我們夠力黨」(Podemos,通譯是「我們可以」)相當突出,這次變天的三個城市執政團隊,都有它的支持。

「我們夠力」在2014年才創立,今年一月因為「激進左派聯盟」(Syriza)入主希臘,台灣報章開始報導之際,才見順帶提及Podemos。比較詳細的介紹,來自「人耕食共同體」、「自從六輕來了」等反空污社團委請施泰翔編譯的〈我們能!西班牙Podemos黨掀起基進民主浪潮〉。其後,知道Podemos的國人,明顯增加。

作為第三政治勢力的聯盟,Syriza的成軍,早於西班牙、土耳其與英國的各個「同道」。2004年出馬時,僅得3.6%選票,2009年也只有4.9%,但在2014年9月提出政經大重組政綱後,今年初,Syriza一舉取得36%選票,另獲300國會席次當中,將近半數的149席。稍後,它與擁有13席次的「希臘獨立黨」合組政府,該黨雖是右派,但同樣反對歐洲三大巨頭(the Troika,歐洲央行、歐盟執委會與國際貨幣基金會)強硬施加的撙節政策。

太陽花運動之後,國人殷切期待進步力量出頭天,但能否如願,尚待分曉。英國模式會是台灣最壞的「榜樣」。若能有土耳其或西班牙的進展,已是難能可貴。至於希臘模式則並無可能,台灣的進步力量尚弱,若能在韜光養晦的過程壯大組織力量,或許來日會有徐緩圖謀變天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