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島嶼:進攻與收編 孫悟空與牛魔王-馮建三 大學教授

20151115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社會運動者如同孫悟空,「進攻」牛魔王(政黨)的陣地,外界不必以「收編」看待。

黑白明暗、上下左右、黨內黨外。本周民進黨確認,並公布該黨不分區立法委員推薦名單34人。

名列前5位的人沒有從政經歷,各自的溫和與激進形象,並不相同,其中,外界似乎最注意農民、農地與農村的問題,因此報端與網路,出現這樣的標題:〈列綠不分區名單、農陣被收編?農陣澄清〉、〈農陣鬥士別被黨意收編〉,以及〈我們還能信任誰?〉,「很多人都懷疑農陣、時代力量、社民黨與綠黨一起被民進黨收編了」。

「收編」是負面用語,是掌權者處理事情的角度,是掌權的招降納編,給予一部份權位,換取反對者或異議者的轉變,投效掌權者。主流政黨提名從政人選時,若是存在收編的意圖,並不稀奇。

不過,假使從「社會運動者」的角度,特別是,如果社會能量豐沛,那麼,應該用「進攻」這個積極的用語。與其擔心是不是遭致「收編」,不如想方設法,包括與遭「收編」的人合作並推動,祈使並捲進更多的能量加入社運,並且應該積極營造社會條件,等待被「收編」。若能如此,就是源源不絕,不虞收編,是孫悟空進攻牛魔王等「妖魔」。

據說,一百回合的《西遊記》,就有六回寫了孫悟空,以鑽入妖怪的肚子作為手段,要脅妖精服軟與聽話。最有趣的一次是在第七十五回,獅駝山老魔吞了孫悟空,談判多回後,猴子迸出妖精之口。在此之前,牠先吹毫毛作為繩子,拴住妖精的心肝,等到跳出老魔老肚,重回山頂時,正可手執細繩,如同放風箏,一抽一拉,把妖怪整得死去活來,只好就範。牛魔王本來是孫悟空的結拜兄弟,後生間隙,因此孫行者曾經鑽入牛魔王夫人鐵扇公主(羅剎)的肚腹動手動腳,很不恭敬,卻是達到借出芭蕉扇的必要手段。

社運者雖然不一定願意,但若有人願意如同孫悟空,同意進入掌權者的肚子,應該可以算是「進攻」高地,推進理念的作法。此時,最好的情況下,就是施展手腳,完成任務;再不濟,也應該想辦法全身而退,不忘初衷,繼續推動社運的價值及理念。

主流政黨不是妖怪,社會運動組織及成員在台灣的能量,也沒有大到能夠是孫悟空。但是,《西遊記》所虛構的孫猴子故事,用來隱喻,或是鼓勵社運組織,可能比「收編」恰當。

民進黨一提名,「收編」的說法及後面的憂心,宣洩而出。這反而會使得主流政黨晉身,宛若是如來佛,相較之下,社運者變成是,即便擁有孫悟空的能耐,也是空有72變化,卻跳不出、逃不離如來佛的掌心。這樣一來,「收編」一方面變成美化、放大了主流政黨的能耐,他方面則透漏了收編之說,其實就是社運虛弱的體面說法。

1994年元旦,「北美自由貿易區協定」生效,新「切‧ 格瓦拉」、蒙面騎士馬可仕在墨西哥南端恰帕斯省分與原住民並肩,興兵舉事,奉行《改變世界不奪權》的政治路線。同一年,後來成為委內瑞拉總統的查維茲出獄,則是重返傳統,既鼓勵社會運動,提倡參與政治,卻也同時在掌握政權後,試圖〈打造國家,推進革命〉。

除非主張無政府主義,否則,掌權與不掌權的認知或路線,並不互斥。社會運動亦復如是,固然必須要有足夠的人,站穩與擴張社運的理念與價值,但同時若有人進入體制,接觸國家機器的各種環節,從基層公務人員到民代與行政官吏,顯然也很有必要。「收編」是社運價值「進攻」並改變主流政治的管道之一,在「收編-進攻」的動態過程,我們的政治生態會有變化,如果不動如山,那是社運人力與能量的不足,剛好是社運自我鞭策的原因,不是用以拒絕進入、否定「收編」的理由。只要社運的力量足夠,會有源源不絕的後來者,就能補實向前進攻者所空出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