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島嶼:選舉必勝 秘訣大公開-馮建三 大學教授

20151213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民進黨「健忘」,委內瑞拉反對黨則「結交海外權貴、文攻武鬥」。

民進黨一意孤行,忽略三立電視台的行徑,堅持響應三立,主張要由該台主辦總統大選辯論。

這個決定讓人不敢恭維。根據楊琇晶的研究,該台2009年報導中國「六四」的新聞達19則,繼之,逐年降低,並關閉知名談話節目,到了2014年,在太陽花學運後,六四新聞僅存2則。

三立台這些行為不光彩,民進黨拋在腦後,置之不理,所為何來?

元月的選舉勝負已定。作為台灣主要的政治在野力量,民進黨的必勝秘訣,難道會是健忘或傲慢?或者,另有原因,外界這樣猜測:在公視,無廣告,在三立,有廣告,可以奉送三立這樣的蠅頭小利?

說不定是,但應該不是?可以確定的是,雖然沒有邦交,但曾經給予台灣免簽90日的唯一南美國家,委內瑞拉,由20多個政黨組成的「民主統合聯盟」(MUD)在上週日大選,取得十六年的第一次勝利,其來有自,原因很清楚。

在2010年,MUD得到47%選票,64個國會議員席次(總共165席)。本月六日,它攻佔109席次國會代表(現在的總席次是167席)。

1958至1998年,MUD的班底統治了委內瑞拉四十年。它在1989年2月採取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與措施,導致民變,軍警發射子彈四百萬,殘酷鎮壓。拉丁美洲有史以來,這是最激烈的民變。

何以這樣的政治勢力,能夠捲土重來?

除了仍然穩固控制經濟與主流傳媒,MUD另有兩個必勝的秘訣。

一是結交海外權貴,也就是美國。美國並不「見異思遷」,不會「喜新厭舊」,山姆大叔親近的是老戰友,也就是MUD。

不但外交力挺,公然設置項目,撥付MUD及其支持者的社團,款項以百萬美元計。去年,歐巴馬甚至將PSUV治下的委內瑞拉,列為危及美國家安全!對於MUD,美國何以一往情深?

說穿不值一文。美國自由左翼的老牌雜誌(1865年創刊)《國家》選後三日就有專文分析,指「委內瑞拉政治的根本衝突…就在石油」,即便美國開採國內頁岩油料有成,即便氣候變遷的威脅應該會降低人類對石化產品的依賴,委內瑞拉擁有世界第一的石油儲存量,對於美國佬,還是持續散發著致命的吸引力。

MUD致勝的第二個秘訣,就是文攻武鬥,交替進行。MUD的前身在2003年以前,採取的路線,是彼時領導人白軻夫(Teodoro Petkoff)稱之為「軍事接管的戰略」,包括2002年春,美國所支持,但功敗垂成的48小時軍事政變,以及當年底至2003年春的石油封廠,委國長達三個月幾乎沒有石油收入。

武鬥失利,委國的傳統統治集團轉而在2004年訴求罷免總統的公投,2005年底則杯葛,不肯參與國會大選。但罷免失利,國會運作依舊,並且反而讓代表PSUV前身的查維茲(Hugo Chavez),在2006年以62.8%超高票數,連任總統。

到了2013年4月總統大選,MUD還是輸了,但拒絕承認,即便美國律師公會等多個監選單位都再三發佈調查報告,指過程公允並無不法。2013年底,原本是地方性質的選舉,MUD予以宣傳,並定調為,這是要對PSUV進行信任投票。結果是,PSUV的勝選票數之比例,反而由1.5%增加至10%左右。

至此,MUD的溫和派失去舞台。九成民調顯示,人民想要和平解決衝突,但MUD激進派惱羞成怒,轉走暴力路線,高喊PSUV總統下台(La Salida)的口號。他們在反對派掌握的若干城市,從2014年2至5月,在要道與高速公路交流道,設置大小路障,連續衝突三個多月,造成43人身亡,支持及反對政府的人,各半。

造成這段不幸事件的始作俑者,是洛佩斯(Leopoldo López)。他算是故態萌生、重施故技。2002年政變時,短暫代表前MUD陣營,當了一日總統的卡莫納(Pedro Carmona),在事後寫了一本書《在歷史前作證》。他寫道,當時反政府派的遊行隊伍突然改變路線,「授權的人就是首都加拉加斯Chacao區市長洛佩斯」。一改隊伍刻意遭至導引,遂與挺政府的群眾正面衝突,造成19人死亡。

當時至今,傳統菁英掌握的傳媒卻將責任歸給政府。事隔12年,有些變化,但對於2014年的傷亡,傳媒還是誤導,它們將洛佩斯塑造成英雄,指他是政治犯而不是刑事犯。這個誤導並非無害,而是替同樣有偏見的國際傳媒提供了彈藥,用以指責PSUV政府,順此,更是方便美國大做文章。

這些長期的不實資訊與解釋,到了這次大選前夕,更見誇張。誠如華府「經濟與政策就中心」的研究,已經「到了新聞報導、報紙社論、國際(如美洲國家)組織的宣稱,川流不息」的地步,說啥呢?顛倒是非。總統馬度羅(Nicholas Maduro)分明簽署承諾,表示將尊重選舉結果,卻不被強調,不少傳媒反而栽贓,說他不簽。

事實剛好相反,不簽的人,正好是MUD。他們的理由再次是,委國選舉機器不公正、PSUV劃分選區以利自己、執政黨會舞弊...等等,儘管美國前總統卡特成立的基金會,曾經實地調查,說委國選舉機器的運作「世界最好」。

MUD不肯簽署,是要預作動亂的準備。他們說,如果MUD沒有大贏,就是PSUV作弊,即便小贏,也還是作弊。選舉結果證明這些新聞與評論都是謊言,MUD得票56.5%,但席次將近65.27%。選後七小時,大勢甫定,馬度羅立刻就通過推特承認敗選,並說這是「民主與憲法」的勝利。

結果呢?〈在加拉加斯,民主如常〉,這是1983年12月,委內瑞拉還在傳統統治集團的不同派別,移轉政權,《紐約時報》給予的標題。這次,仍然掌握行政權,但失去國會多數的馬度羅在敗選推文後,緊跟了一句,「為社會主義奮鬥,現在才剛開始」。那麼,《紐約時報》應該檢討MUD的言論及傳媒的表現後,肯定PSUV的民主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