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島嶼:接近古巴的另類方式-馮建三 大學教授

2016011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古巴與美國與建交,造訪古巴即將「時尚」,本文推薦另類接近古巴的方式。

古巴與美國與建交,造訪古巴即將成為「時尚」。

去年1至11月,中國赴古巴遊客數達2萬5777人,美國更有13萬8000人(比去年同期增加71%)。耶誕節之後兩天,北京直航哈瓦那航班首航,每周3次。

最快從今年6月起,美國可能每日會有一百以上航班,來回兩岸,而白宮也放出風聲,表示歐巴馬可能訪問古巴,或許可能成為90年來,首位親履古巴的美國總統。

不但天外飛來旅客,海島特有的船運,同樣熱鬧,新聞說,「搭郵輪到古巴當紅」 。

與古巴同樣是海島,但天各一方的台灣,興奮於29年來,首次「擊敗古巴,台灣棒球史新頁」之餘 ,上個月,高雄勞工公園也推出「Peso比索古巴三明治」麵包車,每日限量供應50份 。

繼之,台北福華飯店上週跟進,稱讚古巴三明治是「美食」。 本周二,可能是第1位前往古巴,專為長期學習西班牙語的台灣人林建宇,淺嘗了3個月,發表心得,表示「古巴老師對於教學…充滿熱誠,沒有讓人失望」 ,他準備至少再待6個月。

所以,能湊些時間、湊些旅費的人,盍興乎來,走一趟古巴?

若去古巴,除了參加套裝行程或自助旅行,還有一種方式,比較少人從事,就是組團,聯繫ICAP。

ICAP是西班牙文「古巴之友協會」的縮寫,革命後很快在次年成立,用意就如字面所說,廣結善緣、爭取外界的理解與支持。

對於沒有金錢,但有需要的國家,古巴以強大的醫護力量,儘量通過培育人才,以及派遣人員親往服務的方式,改善不少非洲、拉美,乃至於亞洲國家的醫療保健的素質。歷年來,聯合國與世界衛生組織對此表現,屢屢稱讚。最近的例子是,過去1年多,古巴對非洲伊波拉疫情的投入,也讓美國國務卿與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不得不刮目相看。

不過,這些及其他古巴的優異表現,知道的人少,誤會的人多。比如,將近20年前的1次調查,發現台灣有些大學生,這樣形容古巴,「封閉保守、貧窮落後、經濟原始、人民貧苦、難民潮、販賣人口、走私、沒有休閒、沒有聲音、奸商、沒有社會福利、毒品、常發生動亂、運動風氣盛而棒球很強、雪茄外銷」。

台灣人及各國的人,現在還這樣認知古巴嗎?不很清楚。ICAP自知古巴有很多缺點,不是樂園,但他們的工作目標,就在「讓造訪這個島嶼的人,接觸什麼才是真正的古巴。對於難以計數,不時出現,有關古巴的許多虛假說法,勇於面對。」

因此,歐洲有45個國家,合計約有850個古巴友善社團,通過ICAP的安排,有些定期,有些則否,都會通過1周或兩周或其他時程,自費前往古巴參訪,並且參與當地人的活動。有些是從事農事工作,但不很吃重,另外,加入多樣的文化活動,也是一環。

半世紀以來,有1位ICAP項目的造訪者,日後出任北歐某國的首相。就連美國,友好青年團從1969年起,就以這個途徑,每年走訪古巴至今,即便FBI經常不定盤查,或說騷擾參加的成員。

有沒有華人組團,通過ICAP來了古巴?

好像沒有。亞太國家與古巴的團結集會,啟動於1995年,都有ICAP的協辦。第1屆的參與人來自澳洲、紐西蘭、寮國、北韓與越南等5國,第6個國家是中國。其後至去(2015)年9月的第7屆,參與者大多以在地國代表為主,另有大致來自17至22個國家的人,國內外合計除曾有在斯里蘭卡,一度來了400多人之外,其餘大約200多人。主辦這些集會的國家,印度、越南、斯里蘭卡各兩次,寮國1次,但中國未曾主辦。

為要一探究竟,我拜會了ICAP。去年6至7月,先是隔空以電郵聯繫,然後是親身問津,想要瞭解的事情之一,就是有沒有華人前來。

ICAP的建築高挑寬敞,夏日仍屬舒適清涼,位在哈瓦那緊接著舊城的貝達多區(Vedado)的西北角,距離約翰‧藍儂(John Lennon)公園不到兩公里。抵達當天,因未曾約定,等候多時並在內部走動觀察後,決定擇日另來。

從第2大城聖地牙哥返回後,很快由銘如確認有人可以接待,便快步從民宿來到了ICAP。雙方聊了一陣,也就不到1個小時,得知曾經與ICAP聯繫並組團前來的人,亞洲當中,大致就是日本與南韓,團數雖不多,卻從近年開始有了。至於華人,確實沒有。她說,台灣雖然與古巴沒有邦交,但是ICAP本來就是結交朋友,促進彼此認識,那麼,任何人包括台灣人,假使能夠組團造訪,ICAP哪裡會有不歡迎之理?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古巴人顯然也有這個認知與態度。北京哈瓦那既然有了航班,兩岸四地的華人若要前往,比起以前,多了一層方便,再過不久,說不准真會有人組團,與ICAP聯絡,不只是旅行觀光,而是用這個另類方式,接近古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