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論:心口司是什麼鬼東西?-藍弋丰 產業媒體總監

20160403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重新重視精神醫學,第一步,可從從廢除奇怪的心口司,把它獨立出來開始。(翻攝心口司官網)

相信絕大多數台灣民眾,聽到「心口司」這3個字,一定會一頭霧水,心想這是哪個網路火星文,或是什麼漫畫角色的怪名字,很不幸的都不是,這還是我國一個正式的政府機關名稱呢!不過全名講出來,恐怕你會覺得比看不懂在幹嘛的簡寫更瞎:衞福部心理及口腔衞生司。

心理衞生為何會跟口腔衞生放在一起?這個無解的習題,連醫界大老謝豐舟教授也看不下去,於臉書上表示當初江宜樺胡亂推動「組織再造」時,居然在衞福部把心理健康和口部健康擺在同一個單位,他唯一能想到的理由是「腦子和牙齒都在頭部,實在荒謬!」

或許民眾可能比醫界大老更能理解江前院長的異想天開,有人猜想他當初大概是每天被政論節目的名嘴修理久了,心生不滿,想暗諷靠嘴砲維生的名嘴都是精神有問題,所以才這樣惡搞。這種推測固然沒有證據支持,唯一能肯定或否定的只有江前院長本人,不過若萬一猜測是真的,那當事人器量之小固然讓人驚奇,為了一己私憤,或是為了其他原因也好,這樣亂惡整國家政府機構,更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還是全球首創。

無論如何,口腔衞生管的範圍並不包括「嘴砲」衞不衞生,而是包括小自牙周病、蛀牙,大到吃檳榔造成口腔癌種種問題,範圍並不小,而謝豐舟教授指出,心口司1年預算只有5億元,扣掉口腔衞生,還剩下多少預算給心理?恐怕寥寥無幾。

每次台灣又發生重大隨機殺人事件,社會就會又湧起一股檢討精神醫學的聲浪,甚至馬上就會有人主張要把精神病人都「強制送醫」,塞到醫院去眼不見為淨,這種看法在人權上可能有很大爭議,將加重對精神病患的歧視,不過,先別急著吵起來,因為人權上是「有爭議」而已,實務上則是「根本不可能」。

在現行健保下,精神醫學受到極大打壓,每天都在減床裁員,已經在醫院中的精神病患都要被通通趕出來了,你還想把街上看不順眼的人都送進去?根本不可能,所以連爭議都不用爭議。

事實上,我們的確是該檢討精神醫學,不過,是檢討我們對精神醫學的態度,把它丟進「心口司」這種意義不明的鬼機關,平時健保給付上對它極為不利,健保鼓勵衝量,但精神科醫師可沒辦法兩分鐘內解決一個病人,平時更是忌諱不談這個問題,每當有人自殺或是殺人,才突然關心一下精神醫學。

要如何重新重視精神醫學,在行政上全面提升國人的心理健康,減少不幸事件以及對病患的歧視,到底該怎麼進行,可說茲事體大,不是一兩篇討論可提出方案,不過,或許第一步,可從從廢除奇怪的心口司,把它獨立出來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