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將錄:新任國防部長馮世寬的擔子!-周霖 大學講師

20160416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馮世寬,輩份夠、資歷足、對美關係不陌生、國防工業駕輕就熟。(黃江洪攝)

新任國防部長由退役空軍二級上將馮世寬接任,認識馮世寬的,叫他一聲「馮班長」,那鐵定是他曾帶過的空軍舊屬,更認識他的,叫他一聲師兄,那應該就是認識他的佛門弟子。

而外界或許也不太知道的是,馮世寬一生嚮往做兩件事,一是當飛官、一是出家當師父。前者已功成名就,後者在他升任少將時,曾向家人提到遁入佛門的想法,但最後考量到家庭與親情,沒完成他的志願。

馮世寬,一位飛將軍,在大陸出生,隨國民政府來台,曾官拜空軍二級上將、漢翔公司董事長,如今馮班長、馮師兄換上一個身份叫國防部長,為民進黨政府打造一個不同局面的新國防思維。

空軍飛行員出身的馮世寬,曾到沙烏地阿拉伯擔任駐沙國副武官、也擔任過駐美武官,空軍聯隊長、作戰司令、副參謀總長、漢翔公司董事長。現在是小英政府首任國防部長。

高齡71歲的馮世寬,輩份夠、資歷足、對美關係不陌生、國防工業駕輕就熟,重點是,他不像其他黃埔體系的退役上將總有著深藍到不行的意識型態,這一點,在馮世寬身上看不到,馮世寬支持軍隊國家化,誰是統帥?誰對台灣前途有利?只要需要他,他必挺身而出全力以赴,他認為,他是國家栽培的、不是政黨栽培的,既然是國家栽培,只要政府有需要他,一定義不容辭的使命必達,這就是馮世寬。

所以,正當民進黨從扁朝時代再度成為在野黨之際,正當民進黨要重振旗鼓多方尋才之際,馮世寬是第一位走進民進黨中央黨部的退役二級上將。他,是做事的人、不是只想到做官的事。

馮世寬在軍中,外號叫「馮班長」,因為,他沒高高在上的官架子,就像部隊班長一樣重管理、顧官兵、求訓練,即使他到漢翔擔任董事長,一身漢翔員工制服穿在身上,有別於身為董事長天天西裝革履的裝扮,那不是裝出來的、那不是刻意作秀的,那是踏實、務實、落實的真性情呈現。

馬英九執政八年期間,為國軍留下不少問題,而新政府上任後,更要有一套政策延續之外的國防自主新國防政策的工程要處理,馬朝的問題包括募兵、年金、眷改、裝備、訓練、編裝等等問題在在需要專業輩份夠的國防龍頭來解決,這一點,馮世寬是夠格的。

而小英政府強調發展國防工作、國艦國造、國機國造的訴求,更需要有一位對外關係良好、對國防工業熟捻的專家來扛下這個重擔,另一個重點是,這位小英團隊的首位國防部長,還需要黨內的認可或他對民進黨政府並不排斥,甚至是可以接受與會全力幫忙的人,而這些要素,馮世寬,無疑是最佳人選。

馮世寬從小就接觸佛法,一位與佛有緣之人,總是有好因緣,因為馮世寬沒有分別心,只有利他助他的熱心,也因為這個無私心,幫了當時正在求才恐急民進黨,在國防專業這塊領域上,協助民進黨在國防政策擬定上步上軌道,原本也是無所求的協助,但就因為小英團隊確實有需要他的專業來領軍,在此因緣際會下,馮世寬就成為小英團隊首位國防部長人選。

馮世寬的兩個志願,當飛官與出家,前者願望已達成,後者因緣尚未成熟,當年,他在機緣巧合間結識了位於台北至善路附近的大慈寺僧侶,差點走入空門,儘管大慈寺山門的鑰匙他還留著,但這會,馮世寬還得繼續完成他的俗世重任,再度替新政府擔任起「馮班長」的角色,扛起國防事務的志業。至於入空門這件事,只要心中有佛,即使在俗世,依舊是在「為佛教、為眾生」而付出與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