弋論:又喊基本工資? 時代力量不妨問問朱立倫-藍弋丰 產業媒體總監

20160501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時代力量身為立院新銳政黨,實在不應這麼快就染上過去台灣政治的喊爽惡習。(時代力量圖片)

立院新秀時代力量雖然只有5席,卻總是大出風頭,29日國民黨占領發言台及主席台導致會議「休息」停擺,黃國昌為了之後本可排定審議的如醫師納入勞基法等議案因此受到波及(得延到下周才能繼續進行)而大動肝火,痛罵國民黨的影片在網路上大量傳播。

不過,同一天,時代力量召開記者會,宣布將提出「最低工資法」草案,提高最低工資為2萬6867元,卻有如呼應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的政見。選舉時朱立倫提出基本工資3萬政見,在第二場總統候選人辯論第三階段交互詰問時,當場遭宋楚瑜揶揄,要是這樣有效,「乾脆基本工資訂在50萬不是更好?」

時代力量的基本工資至少是有試算過,而不像朱立倫喊整數顯然是連編造數字都懶,但是基本問題仍然一樣,那就是沒有想清楚基本工資規定的實質作用:法律只能規定什麼不合法,是一種減法措施,不是加法,將基本工資調高到2.7萬,其實是規定少於2.7萬的工作不合法,使得低於2.7萬的工作因為非法而必須消失。所以經濟學家一直說,調高基本工資只會加重「邊緣失業」,因為這些人能做的低薪工作,變成不合法了。

據勞動部統計顯示,台灣目前初次就業平均月薪15到19歲為19402元,20到24歲為23198元,總平均月薪,15到19歲為20584元,20到24歲為25553元,都低於時代力量所提的26867元,照時代力量的意見一修法,有大量年輕人馬上找不到第一份工作,已經有工作的也會飯碗不保。剛出社會啥都不會的年輕人,只能用低價搶市去取得第一份工作,現在卻變成非法,但是沒有第一份工作,就學不會職場所需的技能,無法認識職場的人脈,這不就是個雞生蛋蛋生雞問題嗎?

時代力量卻認為立法在紙上寫一寫,薪水就能自動增加,還在立法院前撐傘排出「26K」大字,說是為勞工撐起生活的保護傘。

真的嗎?不妨來看看美國最近的經驗。

美國麻州自2015年初將基本工資調高至時薪8到9美元,2016年1月1日起再調高為時薪10美元,調完之後,在美國全國總體就業持續成長的大環境下,麻州兩個低薪指標產業:通路業、餐飲及觀光業,卻創下自2008年金融風暴以來連續就業淨流失最長紀錄,而美國全國通路業同期卻是就業增加41.6萬人。

華盛頓特區將基本工資自8.25美元提升至10.5美元之後,勞工總收入反而減少:2014年6月基本工資調漲前,勞工平均周薪521.29美元,2016年2月卻跌到477.86美元,下跌8.3%。調高基本工資的結果正如經濟學家所料,反而讓低薪就業減少,甚至平均收入也遭殃,這到底是勞工的「保護傘」還是在惡整勞工?

在朱立倫提出3萬基本薪資論的時候,幾位喜愛經濟學的朋友對此則提出一則經濟寓言笑話:基本工資4萬!馬上可達到!只要規定改發行「新新台幣」,1塊新台幣兌換2塊新新台幣,現行基本工資新台幣2萬多一點點,當場就成為新新台幣4萬塊啦!

你聽到這個玩笑話,大概會生氣,說那只是玩數字遊戲,實質上不就什麼都沒差別嗎?但這則笑話凸顯基本工資漫天喊價的可笑之處。

規定低薪不合法,往往消滅的是市面上最低價產品的供應者。不論把基本工資調高到朱立倫的3萬也好,時代力量的2.7萬也好,結果是路邊攤豆漿15塊做不下去轉型成品味豆漿30塊,80塊便當店做不下去轉型成連鎖品牌餐飲160塊,對本來收入不錯,平常就在喝60塊一杯手搖果茶、200塊錢簡餐店的人來說,沒有太大差別,但對於拿基本工資每天挑最便宜的東西吃的人,他恐怕會發現以前22K時還吃得比較飽。

也就是說,搞了老半天,這跟「新新台幣」的笑話有何不同?

更別說,在台灣,想靠法律寫一個數字就能對付「無良老闆」?台灣老闆們非常靈活刁鑽,一旦宣布基本工資調高到2.7萬,馬上有很多月薪不到2.7萬的人會發現自己變成臨時工、「實習生」,或根本成為非法聘僱,老闆會開很多空頭公司來應付勞動檢查,搞了老半天收入一切照舊,只有指導老闆如何應付的顧問公司大發利市。

要讓國人能夠普遍性的提升薪資,必須深入研究各環節障礙,想定整體政策、計畫如何長期執行,矯正過去扭曲的經濟結構,並檢討無法教給年輕人就業所需能力的教育體系,引進國外人才,讓深受失敗教育之害而缺乏專長的年輕人能跟上國際,並全面創造利於創新的環境,增加產業創新以提供年輕人機會,這件件都是巨大無比且一般人難以了解的議題,相對之下,喊喊基本工資數字,就說是在保護勞工,可是簡單多了。

但這樣喊爽可以嗎?過去就是因為要把年輕人教成真正學有專精的高薪預備生很困難,但濫發給每個人一張畢業證書簡單多了,於是喊出「人人上大學」,結果台灣的教育走上喊爽優先路線,弄出了「廣設大學」,摧毀技職體系,害得許多不適合上大學的學生到大學打瞌睡,卻又罵他們是草莓,成為今日許多畢業生揹負沉重學貸,卻只能找到低薪工作的元凶之一。台灣人還不記取過去的教訓,以後只會被害得更慘。

時代力量身為立院新銳政黨,實在不應這麼快就染上過去台灣政治的喊爽惡習,要為勞工薪資請命的本意非常好,但請認真監督政府的各項教育、產業、經濟、政府效能等等方面的轉型改革措施,別再幻想著紙上改寫一個數字就會讓一切變美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