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報觀點:民主共業大家擔 記第三次政黨輪替-李天鐸 國安評論員

20160522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當你的敵手對你老闆的個性,瞭若指掌時,你該怎麼做?那要去問民進黨。(黃江洪攝)

台灣每4年都要忙一次,煩一次,不管你喜歡不喜歡?或是討厭與否?由不得你!

從李登輝開始12年,陳水扁8年,馬英九8年,總計28年。

從今以後蔡英文的頭4年開始了,民主進步黨如願,全面執政,6個直轄市長拿下4都,113席立法委員直取68席,總統、副總統選舉以689萬4744票擊敗國民黨的381萬3365票,得票比率是56%:31%。

國內外的朋友們關心,也喜歡問我對於選舉結果的看法?我説很好啊,恭喜民進黨勝選,而且是全面執政,全面負責,不再需要有任何藉口了,加油!

這就是民主,一個斤斤於冷血數字計較,毫無擔當小心眼的馬英九把國民黨玩到爛和死,基本經濟做不好,對於人民生活家計之辛苦,完全無感,更別說照顧了,你説外交、兩岸政績斐然?我說再有千百個理由都是藉口!「下台」換人做!這是政治現實和常態。

民進黨在蔡英文領導下,從地方選舉到中央總統選舉,大勝馬英九,証明了好與壞的對比,既便牽涉到意識型態的藍、綠問題,但是「選票」証明了「人民」的選擇和決定,誰抓住了未來?誰掌握了民意?誰就可以來承擔未來4年,包括台灣的前途和命運。

我們必須接受這樣的決定,這叫做「民主」,是所有2300萬台灣同胞的「共業」。

上週我們士林、中央社區發展協會舉行理監事會議,討論每年一次收繳,每戶200元臺幣的公共事務費收費事宜,會議中幾位負責收費的鄰長氣憤地反應:居然有不少的住戶搬出以下的拒絕繳費原因「政黨輪替,民進黨勝選,心情不好」而拒交,更有甚的還把鄰長痛罵一頓,氣得鄰長要請辭不幹!反過來也有人說:有那麼嚴重嗎?不管民進黨執政?或是國民黨執政?當個小老百姓有什麼差別?日子還是要過,要自己過的啊!這就是民主制度,選舉結果的共業!

第一次政黨輪替,最嚴重緊張,陳水扁當選總統,第一個本土,貧窮家庭出身,南一中,台大法律系,菁英份子,美麗島事件辯護律師,集所有台灣人民希望的台灣之子,他喊出的口號是:「有夢最美,希望相隨」!

在他競選連任的時候,有一次辦活動,我們相遇,阿扁一個人走過來,不遠處看見我,遲疑一下,還是向我走過來,伸手相握,我向他說:「總統,加油!」,那是選前,接下來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兩顆子彈事件」,但是他還是勝選後取得政權。

我只能說,在選舉過程中,民進黨用過太多不擇手段的方法,只為了取得政權,從謝長廷以假錄音帶擊敗吳敦義,陳菊用走路工氣走黃俊英,台灣的民主政治發展過程中,在阿扁以兩顆子彈取得政權為階段,讓過去長時間以來,我們所研究、擔心海島國家人民的心態變化,「急功、短視、不擇手段、求取近利」的表現,在選舉中發揮的淋漓盡緻!

第二次政黨輪替,馬英九當選總統,他是典型在藍營、傳統、黨國家教,薰陶培養出來,優秀的青年才俊,建中、台大、哈佛,靠著祖德庇蔭,外表俊美,形象清廉,愛家護妻疼女兒,集藍營傳統觀念上所有的優點,得到萬民擁載,在大敗民進黨之後,馬英九出來了!

選舉前各種不同的矜持,官模作樣,在選舉成功,取得政治權力後,逐一還原,他完全不是我們所期待;能夠以人民福祉為優先考量的國民黨共主,我們還抱持著一絲絲的希望。

也是在一次連任競選,專屬的造勢活動中,我們相遇,他前來握手,我順勢頂了他的腰,丟出一句話:「你加點油,好不好?總統」!他愕下一秒鐘,依舊回到那假假不變的笑容中。

馬英九總統連任成功的第二任,比陳水扁總統做的更差!

油電雙漲,革除軍公教年終加發,廢軍事審判法,一次記27顆星星將領的過,然後當他把國民黨已經裂解到難以收拾的殘境後,兩手一攤,還是不承認他的錯,就是不肯擔負一點責任,還說:最感激的是當軍人時候,讓他成為「男人」?有這樣不負責任的男人和軍人嗎?

90年執政的國民黨,始終被私心和派系所掌握,從蔣經國總統逝世後,再也沒有一個年輕人,可以憑藉一己之力,能夠在國民黨有成功出頭的機會!

再檢視近30年內,台面上握有權力的政治人物,哪個不是蔣經國時代所提拔出頭的?他們每個人都口口聲聲:經國先生的學生?就是沒有學會「培養下一代」?有系統計劃的為黨國擧才?為著台灣,為著中華民國的未來?都只為著一己之私讓國民黨淪落到只剩下「口水之爭丟人現眼」,多麼難堪和難以想像的地步?

回想國民黨今天的處境,不得不談到「李登輝」,這個近50年,華人世界中最權謀、最功於心計,最有手段操控局面的台灣領導人,現在我們的住處,同屬一個社區。

剛剛住進社區時,有天我和內人到天母的百貨公司,倆人衝進即將關門的電梯,抬頭迎面的是;掩著嘴巴朝著我笑的李安妮,旁邊站著頼國洲,我笑著説:「教授,好久不見了!」。

安妮説:「我們常在電視上看到你!」,我回答說:「不好意思,都是在罵你爸爸!」。

霎時間,全電梯裏都爆出笑聲!因為我在法國巴黎擔任國安局代表時,賴國洲是台視總經理,他們夫婦要來法國訪問,我安排了他們所有的行程,包括參加法國「最高視聽委員會的」年會,和參觀巴黎近郊盧瓦河的城堡區,那是段美麗的行程和回憶。

等我調回國內後,正是李登輝總統和郝柏村行政院長號稱「肝膽相照」的時候,你會相信嗎?

要怎麼証實呢?有一次,我找到關鍵人物問:「郝院長常進官邸嗎?進去多久?」,3分鐘。

誰最常去?待多久?許水德,説是30分鐘,可以待上2小時,為什麼?因為他們一起講日文。

凡是走過必定會留下,李登輝對中華民國的計算,不久的將來也應該算在我們「民主」的共業中,好好清理吧!

第三次政黨輪替,民進黨全面執政,唯一的盲點是蔡英文總統,我知曉蔡英文是在她參與兩岸事務時期,那時候我已經退役,在多次國外場合,與大陸學者專家的餐敍中,不斷有著對小英的打聽,我驚訝的是中國方面這麼早,這麼長期的在關注,蒐集小英點點滴滴的情資,包括最軟性的「個性、脾氣、喜好、嗜好和習慣」,這樣的「情報做為」對照於最近這麼長一段時間,發表在中國大陸的宣傳刊物,和登載在台灣媒體上對於小英各種威迫利誘的文章、說法和講法,我個人的看法:都是煙幕彈,那條底線其實在中國大陸和蔡英文總統的心裡,他、她們比誰都明白!

不管你或是我,我們任何人,任何生活在台灣的朋友們,我們都沒有閃躲的機會,都被綁架了,當你的敵手對你老闆的個性,瞭若指掌時,你該怎麼做?那要去問民進黨。

對於我們來說,這叫做「民主的共業」,怎麼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