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論:租置單位管理亂 房署懶理曱甴屋

2021年11月28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在林鄭「置業主導」的房策下,土地供應不足始終無法解決,惟有挖東牆補西牆,連租置屋邨都納入綠置居出售,結果因為管理混亂,房屋署卸責,致令小業主上樓夢頓成噩夢。有市民以綠表方式抽到景林邨中層租置單位,惟落訂後始發現鄰居長期拾荒,單位滋生大量曱甴,陷入進退兩難的無助困局。
綠置居今年首次加入800伙「租置計劃」回收的公屋單位,以市價15%至18%出售,折扣遠高於綠置居的50%,對於財力有限又渴望成為業主的公屋戶有一定的吸引力。劉先生一家四口有見單位售價相宜,可以負擔,遂於較早前經新一期綠置居抽樓,最終決定買入租置屋邨回收單位,揀選將軍澳景林邨景桃樓中層一個約440平方呎單位,售價70多萬元,並已支付4萬元訂金。
原以為美夢成真,一家人終於有屬於自己的安樂窩,詎料「由天堂跌落地獄」的事情竟然發生。原來有關單位「貨不對辦」,房屋署提供展示屋內間隔的單位時不覺有異,但現場視察卻是另一回事,毗鄰單位竟是一間「曱甴屋」,戶主將垃圾塞爆單位,臭氣熏天,曱甴爬來爬去,甚至爬出走廊以至其他單位,衞生情況極度惡劣。最不堪的是,「曱甴屋」屬於房屋署的出租單位,而劉先生購入的則是出售的綠置居,房屋署由是闊佬懶理,僅表示清潔問題由物業管理公司負責;而物管公司雖說跟進,實際上有關問題存在起碼兩年都沒有絲毫改善。現時劉先生陷入兩難,要麼「撻訂」,連向銀行申請的按揭亦會被罰息;要麼忍受與垃圾曱甴為鄰,怎麼揀都是「跌落地獄」。
事實上,租置屋邨在回歸前及回歸初期兩度推出,惟實踐證明維修、清潔、保安等責任誰屬經常惹起爭議,港府因此久久沒有再推租置計劃。惟林鄭為了滿足其「置業主導」房策,不理好醜但求就手,將租置單位納入綠置居出售,卻因為管理依舊一片混亂,結果淪為市民的夢魘。早前本報亦有報道大埔富亨邨驚現「曱甴屋」,整個單位堆滿成千上萬隻曱甴,鄰居飽受滋擾,苦不堪言,而富亨邨正正是租置屋邨,致使房屋署、食環署等部門「攞正牌」指涉事單位為私人物業而拒絕作為,最終要私人清潔公司仗義代勞清理曱甴。
都說港府政策永遠只重表面文章,執行細節毫不理會,將公屋單位廉價出售,一圓小市民業主夢,出發點無疑是好,但當一幢大廈既有出租單位,又有出售單位,衍生的管理問題,政府便有責任做好把關。如今賣了樓便算,豈能不激起民怨?一個政府是否執政為民,是否真正與民同行,從這些細枝末節足以說明一切。
回歸以來,社會矛盾愈演愈烈,政府無法讓港人安居樂業正是最大原因。小市民窮畢生之力購入窩居,無非希望有安樂日子過,如今連這卑微的願望都變成奢望。按照港產官僚邏輯,賣出了的單位固然不關房屋署事,連出租單位都不關房屋署事,那麼,房屋署官僚出糧為何又關納稅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