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專題:楊秀惠願做生仔機器

2015052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近年進軍商界做女強人的楊秀惠依戀做小女人,只望與她平凡相戀的Mr. Right早日現身。

選美出身的楊秀惠轉眼已入行11年,演藝事業穩步上揚,她不介意走得慢,全因每個經驗都奠定下一步的基礎。為挑戰半裸瑜伽,她決心操Fit;為挑戰老土娘爆的角色,她甘願素顏上鏡。近年進軍商界做女強人的她依戀做小女人,只望與她平凡相戀的Mr. Right早日現身。

入行迎來第二個十年的花旦楊秀惠先後與孫耀威及金融才俊分手收場,感情生活至今仍一片空白,被指「釣金龜」的她其實只想找到思想接近、生活簡單的另一半,更封陳豪為心中的「100分男人」:「Moses活喺大明星光環下,但返到屋企就係一個平凡又愛家嘅好男人。我好欣賞佢,之前同佢合作拍《鬼同你OT》,拍到幾攰都好,坐低傾咩話題佢都諗起屋企人,係個以家庭為重,攞滿分嘅好爸爸、好老公,Aimee(陳茵媺)真係好幸福,有個咁Sweet嘅家!」

追求「簡單愛」

現時單身的她揚言只追求「簡單愛」:「對方要係個好簡單嘅男士,人生唔需要每日有Party同刺激嘢。最幸福嘅生活就係平淡咁過,只要畀到安全感我就得。佢要理解我嘅工作需要,我知道自己做緊咩,所以唔會接過分親熱嘅戲,亦唔需要另一半控制。」她強調做人要有主見:「我會聽對方意見作參考,但唔需要用佢嘅說話做標準。」

秀惠轉眼已是「輕熟女」,踏入適婚年齡,她不諱言每個女人都渴望被愛,渴望愛情來臨,又明言「恨嫁」:「都好想有戀情畀我公開,Sara(宋熙年)同Jason(陳智燊)、王祖藍同李亞男都好幸福,我都好想『佢』快啲出現!」不過她不敢定下「嫁期」:「唔敢話幾歲前要嫁人,過咗都未嫁得出就大鑊!女人想結婚好正常,但唔會強求,個天畀我時就會發生。」

目標生五個以內

秀惠「恨嫁」又「恨家」,認為有小孩的家庭才完整。當今世代不少夫妻都協議不生育,擔心小孩難教及競爭大,秀惠卻甘願成為「生仔機器」,更揚言日後不止生一個:「一個以上、五個以內啦!父母生咗哥哥同妹妹畀我,有兄弟姊妹係開心事,可以同最親密嘅人分享生活。」她亦不擔心將來會變成「虎媽」:「教小朋友方面,我好Buy妹妹嘅一套,佢唔會過分保護,而係放小朋友出去學習。其實唔需要驚小朋友入唔到名校比其他人差,只要可以健康快樂咁成長就得,每個人嘅目標同要求都唔同,根本唔需要逼仔女附和我嘅諗法。」

向劉嘉玲進發

拍劇之餘,楊秀惠亦抽身打理美容生意,明言想成為「劉嘉玲第二」:「嘉玲姐係事業型女演員,演藝工作有好大成就,又識打理生意,仲不斷努力,向全世界證明實力。」她將興趣轉為生意,投資美容事業,但自爆亦曾遭遇挫折:「機緣巧合下遇到個品牌就膽粗粗去試,睇吓拎唔拎到代理,就算遇到挫折都想堅持做好佢。做生意就好似打機,每次都要過好多關,要逼自己過到關!」她透露平日會藉着閱讀學習如何分配時間:「睇咗一本書,內容講手術醫生點分配時間,醫生嘅工作關乎人命都可以分配得咁完美,相比之下,我又算乜?」

每當提及楊秀惠,大多數觀眾只會記得她是選美入行,難免會被誤以為是「花瓶」,她卻不介意付出過去的10年打好基礎,以「中速」努力蛻變。無綫早前播放劇集《天眼》,她難忘與兩位猛男鄭嘉穎及陳展鵬連場鬥戲,初次扮演打得的Cool爆女大盜「韓晨」:「角色性感又有型,要兼顧動作,又要靚、又要型、又要有神秘感,難度好高!」

她坦言拍劇時面對好戲的對手,眼神會不自覺變得怯懦:「對住兩個超級型男拍幾個月,睇番初初幾場都見到自己有啲怯,佢哋之後同我講:『秀惠,我覺得你可以再加強!』我好開心佢哋有講出嚟,令我可以放膽去做!我都諗:『係喎!我同嘉穎係敵對,眼神要更強烈先說服到大家。』於是就叫自己定啲,望住塊鏡練眼神,要有種望穿佢嘅感覺!」

為祼背茖力操Fit

提到劇中有裸背做瑜伽的香艷場面,她坦言當初很擔心,豈料拍攝時卻有爆笑位:「本身以為非常尷尬,但當日展鵬同張頴康全程坐喺我前面張梳化瞓覺,仲話:『吓!秀惠除衫?對唔住,你對我哋一啲吸引力都冇,你除到咁我哋都仲係眼瞓,咪嘈住我哋!』」她又指當時心理壓力頗大:「我唔係一個完美嘅靚人,好多時都要靠化妝整頭,身形差就靠衫遮。不過要除走件衫好似光脫脫咁企喺人哋面前,又要展現自信,仲要覺得自己好型,真係擔心觀眾覺得我以為自己好掂!」為了不令監製失望,她落力操Fit身材:「瘦得嚟又要Fit,做好多運動同埋美背Treatment!」

為了洗脫一貫的「花瓶」印象,秀惠甘願為拍劇犧牲色相,卸去化妝品帶來的神采:「拍《為食神探》近乎零化妝,唔係公司要求,但係演員唔可以只想靚。當你要演村姑,你就唔應該化妝,要配合角色!」問到可有訂立性感底線?她強調要露得健康:「性感但唔俗,唔係勾引人咁,同埋三點不露!」

後記:唔衰得!

秀惠深明知恩要圖報,所以將每位恩人銘記在心:「6、7年前有個監製講過:『秀惠你要記住,今次做完個角色無綫遲啲會重播,咪畀自己有後悔機會,每次都要盡力!』我今時今日仲記得呢番說話,所以每次都唔衰得!」

當年由馬來西亞初來港報到,她感激米雪「雪中送炭」:「初初到香港,冬天好凍,我連底衫都唔識買,係米雪姐專程帶我去買!佢仲話:『唔使多謝我,依家我幫你,第時你幫番我囉!』我一直記喺心,即使係依家同我做緊訪問嘅你都係我嘅貴人,因為每人都要同各路人合作,先可以造就今日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