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志平專欄:活下去的理由

2020年08月03日 01:0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何志平指每個人都有活下去的理由,而他的理由就是活着回家去。
兩年多前,在活去死來、死去活來的日子裏,前路茫然,看不到希望的時候,不知所措,無望前程,不懂得怎麼樣去面對世界,面對自己。迷糊的度過一天又一天,不知道明天會怎的?又有甚麼事要發生?又要把我怎樣的修理了?忽然意外地收到寄來的一本書,是當地的一個猶太人的慈善機構送過來的,「The meaning of life」中譯為《生命的意義》一書,作者維克多‧弗蘭克,是一個經歷過大屠殺的恐怖,1945年逃出波蘭的奧斯威辛(Auschwitz)和達豪(Dachau)集中營的猶太裔腦內科醫生。
我偶然的翻一翻這書,一句話當頭棒喝的跳出來:「只要有一個活下去的理由,便可以忍受任何活下去的方式和找到活下去的辦法」。這本來是德國哲學家尼采的名句,弗蘭克以它為苦難中之明燈,照亮了他在生死邊緣的日子。跟着,我一口氣的把他這書讀完了。
不斷的回想反思,甚麼是生命的意義?太深奧了吧?身邊的一個鄰居是巴基斯坦人,生物工程師,家族經營國際休閒度假連鎖酒店的策劃人,另一個是來自巴西的太空物理學家。我把這書傳給他們看。再問甚麼是人生的目的?「題目太大了吧?」
「太累了吧?」「我的目的,你的目的,還是大家的目的?」大家吵個死活。
我忽然記起讀過一個故事,說起人生的目的:「沒有一個人在媽媽肚子裏問:我為甚麼要生出來?我生出來的目的是甚麼?也沒有一個人是問明白才生出來的。人生就是以人生為目的!其他都是後人加上去的。」西方人認為人生是以尋找快樂為目的。東方人,如國父孫文所說的,是人生以服務為目的。其實快樂也好,服務也好,都是後人為「人生」加上去的。
又或如一代哲人南懷瑾老師所倡的,人生的 「價值」在「參贊天地之化育」!對的,人生於天地之間,短短數十年的光陰,逆旅過客,瞬間即逝,為的是甚麼呢?這世界,佛家叫「閻浮提」,又叫「娑婆世界」,是「堪忍難忍」的意思。人世間充滿痛苦,為啥還要活着呢?意義何在?是造物者的作弄,是命運在開玩笑,還是上帝在擲骰子?人生就是體驗了天地的缺陷!
這,又回到南老師多年前的故事了:人生就是以「人生」為目的!如大地裏的萬有生命一般,為活着而活着!為生存而生存!但人啊!人啊!當我們已喪失了一切活着的感覺,明天所有的希望,將來可期盼的日子的時候,還有甚麼動力驅使着我們繼續的撐下去呢?
請給我們一個活下去的理由,向命運說「不」的原因。
弗蘭克說:沒有甚麼比認為我們的苦難是毫無意義而更糟糕的。但是如果我們能找到一個理由,說明我們疼痛的遭遇是有意義的話,我們不僅有無比的力量忍受困苦折磨,還會不信命地迎面扛下這一個挑戰。
山不轉水轉,事不變人變。天公作弄,我們無法改變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和事實,我們的一切都可以被剝奪,但我們最後還能擁有的,唯一還能留下來的,就是選擇自己態度的自由!
要相信我們每一個人活着都有一個「使命」,也許就叫做目的或意義吧。
使命,就是活下去的理由,生存下去的原因。
理由,動力,就是「我們要回家去」!
拐着爬着,也要活着回到家裏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