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逝者親友同行追憶生命 頌禮司:喪禮係一份禮物

2021年03月27日 12:0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生命頌禮司心悅協助逝者家屬策劃喪禮,也為離去的生命頌禮,期望過程中令親友抒發傷感。
心悅是一間殮葬商的生命頌禮司,工作除了協助逝者家屬策劃喪禮,在喪禮的過程中透過家屬所想的儀式為離去的生命頌禮,追憶生命,「喺過程睇佢哋(家屬)需要係咩,然後我哋有咩方法彰顯到離開咗生命嘅故事,然後可以令到呢個家庭延續佢嘅愛,同時抒發傷感。」
「生命頌禮就係Life Celebration,生命其實好值得去慶祝,生前可以慶祝,死後又可以慶祝。」一條生命離去,總有人會感到傷痛,有甚麼好慶祝的地方?心悅說,喪禮有笑,也可以有淚,「笑嘅地方係,我曾經同佢有一啲好深刻嘅回憶,可能係生活好瑣碎嘅片段都可以,藉住分享,其實大家都慶祝,曾經我同呢個人走過呢啲路,今日佢走到盡頭啦,我們回想嘅時候,曾經相處都有值得高興嘅事。」
因此除了替喪禮張羅外,心悅很多時也會與家屬談到逝者的故事。「其實喺傾談嘅過程,好多時家人都係回顧緊佢嘅生命,當然回顧中有落淚、有不捨得,但對佢哋嚟講係抒發咗好多好混亂嘅感受,而將佢哋嘅焦點,從處理喪禮搬走,其實我哋都要處理你嘅感受。」心悅指她的工作是協助處理喪禮的實務工作,但情緒上就需要家屬自己處理,「但喺過程中我哋會陪住你。」
人生中有喜怒哀樂,因此家屬回顧逝者生命時,都不會只得快樂的回憶,「(家屬)都可以講佢唔好嘅嘢,但今日唔好嘅嘢,其實係一個轉化,當我們再提嘅時候,其實都可以放低。」因此她的工作經常提到「道愛、道謝、道歉、道別」,就是希望在最後一刻送別的時候,去為親人做一個最完滿的送別。
心悅認為在送別時道歉很重要,因為在最後一次面對那人時,如果都未放下,之後要處理的時間會再漫長多一點。她也明白不是每件事都很容易放下,但重點是要顧及情緒,「情緒從無得到正視,主要係成個社會文化問題,因為情緒係大家很怕的一件事。」
因此她覺得透過喪禮,親友可以一起去擁抱與分享情緒,也藉此告訴對方,「你有嘅情緒我都有,同埋你有情緒、你喊緊嗰陣,你唔係自己一個孤零零咁喊,我喺你側邊,你有我,我又有你。」
喪禮中有很多習俗與儀式其實也充滿心思,但心悅指若參加者忽視了背後的意義就會令環節流於表面,她以吉儀為例,指內裏硬幣原本是感謝親友來喪禮,給對方乘車走,糖果則是希望對方在送別的難過有一點甜,但很多人會說要盡快用盡那硬幣及糖果,像是很害怕如把它們帶回家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其實都幾得意,呢個原本係用嚟多謝你,同埋令你有啲開心,但最後演變出嚟係不可以帶返屋企。」
心悅指死亡經常都會有這種渲染,也令她反思死亡是否真的如此壞。「死亡固然唔係我哋想面對嘅嘢,因為分離嘅痛真係好痛,但死亡裏嘅祝福唔係消失咗,個祝福就係有個家人過身,我哋去團聚去表達對佢嘅愛,我哋要好好送別佢,我哋仍是一家人。」
她形容生命頌禮是一份禮物,而送一份好的禮物不一定要高級的安排,「嗰種好唔係要外表好,而係全家人好真,可以好真咁覺得佢唔好,可以好真咁唔捨得佢,呢啲係好感動。」她認為一個喪禮沒有人的真實情感是不行的,「死亡唔一定只有黑色,唔一定只有白色,都可以好溫暖。」
香港教育大學(教大)宗教教育與心靈教育中心,與華人永遠墳場管理委員會(華永會)共同舉辦大型生命教育項目「終‧生‧大事」,其中「『回想生命的喜悅』生命教育多媒體創作比賽」正徵集相關照片及微電影,期望參加者在創作過程中,能重新思想生活中快樂的片段。比賽附設免費公開講座,由專家就生命教育作分享,並由專業拍攝團隊分享攝影及拍照的入門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