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天下:你看你看 都在「離岸」-章文 知名評論員

20160413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老幹部退休後赴山清水秀的異國享天倫,這讓喝過毒奶、打過問題疫苗的孩子的家長情何以堪?

巴拿馬文件傳出後,舉世嘩然。儘管高牆阻隔,儘管作為整體的中國人民不行,但還是有一小撮「還行的中國人民」翻牆過去看到了這一正在上演的大戲(不少中國政要牽涉其中,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和危險,我就不點這些人的名字了)。於是一句問候語開始流行了:你離岸了嗎?

這些政要的親屬「離岸」去巴拿馬開設公司,目的無非是洗錢和避稅。保證自己財產的安全並使其增值,這本來是很正常的事情,況且還不違反所在國的法律。但公眾質疑的是,這些錢的來路是否正當、以及作為政治人物如此行事是否符合政治倫理。

結果,捲入其中的冰島總理在洶洶民意前第一時間潰敗,宣布辭職;英國首相卡梅倫這幾日在議會裏接受嚴厲質詢、很是狼狽。當然由於趙國的特殊國情,巴拿馬風波好似沒有發生一樣,沒有媒體報道,亦沒有代表質問……

說到「離岸」,不能不提到之前流行的「棄船說」:中國好比一艘大船,本來同船人應該同舟共濟,但其中有些人悄悄為自己預備了快艇,好在沉船之前開溜。有條件準備快艇的不會是一般的水手,只能是水手的上級——大副甚至船長。

前些年媒體報道的「裸官現象」就是「棄船說」的現實演繹版:老婆、孩子,還有大量不義之財都送到國外,自己一個人留在中國當官。其實不僅是處長、局長如此,部長以及政治局委員、乃至常委級別的都一樣,或者可以這樣說,「上樑不正下樑歪」,小幹部是跟大幹部學樣的,你大腐敗我小腐敗,你把妻兒送到哪裏,我也把妻兒送到哪裏。

前國家領導的兒孫輩在海外生活的消息屢見境外報端:億元豪宅住著,世界名校讀著,「公子」「名媛」流轉於各種上流社交場合,人生好不得意!

退休後的官員打個飛的去和妻兒會合,在氣候宜人、食品安全的他國頤養天年。今年2月境外媒體報道離退休幹部為領取養老金擠爆中國駐加拿大多倫多總領事館,結果導致現場異常混亂,被維持秩序的加國警察叫停。圖文並茂的消息讓國人驚呼:究竟有多少離退休幹部生活在國外?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這本無可厚非。然而令我不能釋懷的是,這些老幹部中可能就有人離退休前任職環境、食品和醫藥監管部門,由於他們的無所作為、玩忽職守甚至故意犯罪,中國的環境、食品和醫藥安全問題才到了積重難返的地步。而他們卻拍拍手、穿著休閑裝「離岸」去山清水秀的異國享受天倫之樂了,這讓那些喝過「毒奶」、打過「問題疫苗」的孩子的家長情何以堪?!

我想起當年寫文章批評過的一位部級高官來:李長江,時任質檢總局局長的他在「三鹿毒奶」事件中去職,結果不到一年卻轉崗至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專職副組長。這在走邪路的西方國家裏,是想破腦袋也不可能的事情,在走社會主義道路的中國卻成為尋常之事。

「為人民服務」掛在嘴邊,實際上卻是「官老爺高高在上」。人民日報前些天批評「很多人民風氣不正」、找人辦事時總喜歡來點「小賄賂」,由此被網友總結並演繹出諸多種「人民不行」來:經濟不行,主要是人民不行;樓市低迷,主要是人民不行;疫苗出問題,主要是人民不行…..最近巴拿馬文件傳出後,姐夫成為敏感詞,也主要是因為人民不行。

然而,人民如何才能行呢?且不說一般草民,就連人民中擁有話語權的「記者」也不行了。自從「黨媒姓黨」之後,一些地方官簡直就像是拿到了「尚方寶劍」一般,對於敢於報道自家醜事的記者恨不得當「敵對勢力」來對待,前幾天湖南衡陽宣傳部官員就向當地國安部門報告了三位「南方系」記者的信息,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之餘感覺恐懼!

美國前總統林肯曾有一句名言,大意是: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府。正是因為人民不行,所以政府、官員才行。美國人民有槍有選票,所以美國政府就不敢囂張。可是在連買把菜刀都要實名、投票只能投一個候選人的國度,人民不行,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啊!

年輕時常看各種歷史書揭批當年西方列強怎樣殘酷殖民他國,特別是怎樣將中國摧殘成半封建半殖民國家,恨得牙齦都快咬出血了。這些年慢慢發現,其實「殖民」也分「對外殖民」和「對內殖民」兩種,後一種指殖民的對像是本國人民,對同胞實施殘酷的壓制和盤剝。這種現象常常發生在共產主義國家,一切屬於國家,為了國家,個人隨時準備放棄自己的所有,包括生命。

因此面對這樣令人鬱悶的國情,我對那些用腳投票、「離岸」去他國的人民,常懷理解之心。誰不向往自由、幸福的生活?!但對那些台上大彈「愛國」高調、台下卻偷偷「離岸」的權貴們,很是憤慨和鄙視。這樣的官員別說沒有「官格」,就連一般的「人格」都嚴重缺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