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日報C1:蔡思貝躁鬱症爆發自殘

2020年05月20日 03:50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蔡思貝不堪網上欺凌:「我都有阿媽生!」
藝人蔡思貝入行七年,曾經陷入谷底,更患上躁鬱症,跟演戲興趣一樣,都是多年累積得來。曾被指是「發電機」、不懂演戲,受盡網絡欺凌,她嘗試收埋自己,扭曲附和,最後得來反效果。思貝不諱言由沉鬱變為躁鬱,試過激到打自己發洩,她說:「唔想人哋覺得我博可憐,好憎呢個感覺。」
蔡思貝2013年選港姐後加入娛樂圈,七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經歷過人生高低谷,令她深深受影響。她外表剛烈,往往予人一種好Cool、有點寸的感覺,她受訪時直認不諱:「我承認我係沉鬱,一多人嘅地方我就會好驚,以前選港姐時,我乜嘢都講、乜嘢都做,香港小姐做乜唔着得拖鞋?人哋問乜我就答乜,屋企住邊都講畀人聽,成日撞板,久而久之我唔識分乜嘢係啱係錯,嗰種擔心係直接令我變得沉鬱,成個人變咗灰色,冇光彩,我寧願選擇收埋自己。」說到被人誤解「好寸」,她無奈說:「我試過嘗試專業啲,喺一啲場合去笑,但每次返到屋企,我個頭係痛到裂開,因為喺一個我好不安嘅環境之下,要去專業、叫自己去笑,我真係試過呢個階段,到依家我又唔同,再睇開啲,覺得乜嘢都試過,原來都唔Work,大家都係唔會認識到最真實嘅我,不如做番啱啱入行嘅自己,坦誠啲,但識得保護自己嗰種。」
好憎畀人冤枉
2017年台慶,思貝憑劇集《踩過界》中「趙正妹」一角奪得「最受歡迎電視女角色」獎項,攞獎時她突然爆一句「好多人唔鍾意我」,問到當時是否覺得很委屈?她坦言當時情緒是最差的,回看時覺得自己好醜怪、好瘀皮:「我記得當時喺個台度個腦空白咗一陣。(乜嘢令你覺得自己喺谷底?)乜都有,好多負面嘢,又話我似邊個、仲有啲緋聞,覺得好唔被尊重,我都有阿媽生!雖然我唔叻,但我自問嗰陣都好努力去做,你哋可以話我演得唔好,嗰陣好多網上欺凌,又叫我去死!好多攻擊,一個一個令我負荷唔到。(點解要去睇?)冇得唔睇㗎喎!啲報道又係咁,加加埋埋,好多嘢有口說不清,由細到大都好憎畀人冤枉,又唔可以一一說清楚,加加埋埋就變咗一個喺學校最唔受人歡迎嗰個小朋友咁!」
思貝直認父母沒體諒她,不明白她的工作模式,但她從沒向他們發脾氣,寧願選擇收埋自己:「好多嘢佢哋唔會明白,我唔出聲,佢哋反而仲擔心,唔開心嘅時候我會匿埋喊,寧願同朋友宣洩,覺得同屋企人講好似嘥口水咁。依家好咗好多,會解釋畀佢哋聽,希望佢哋明白多啲,係得嘅,佢哋依家都明白多咗。」
開工失控鬧人
思貝患有躁鬱症,現時情況控制得不太好,但她不依賴藥物,希望靠自己:「有啲朋友話一定要食藥,有啲叫我靠信仰、改變生活模式,我最低谷嘅時候王君馨喺我身邊出現,佢帶領我好多,我依家係基督徒,不過我未係好虔誠,相信有安排,個心係會定啲。(之前會有暴力?)我真係會喺屋企打嘢先釋放到,好極端,我會打自己,好激㗎!依家好咗好多,同埋我唔係好想啲人覺得我攞情緒病嚟博可憐,好憎呢個感覺,呢個係好多人唔夠膽講嘅話題,只不過有次做訪問講開情緒講咗出嚟,唔係想將呢件事發大。」問到平時拍劇會否躁到鬧人?她說:「都有控制唔到嘅時候,事後我會同工作人員講唔好意思,希望大家體諒,因為我知就算我冇發出嚟,我嘅面部表情都控制唔到。」
不過,思貝坦言沒有「七年之癢」,斷言沒想過離開娛樂圈,更希望以演員作為終身職業,就算將來離開,大家都會記得她是一位很出色、很用心的演員,這樣她便心滿意足。
更多新聞,請瀏覽東方日報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