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詞有理:垃圾政客應該減薪-陳競立 評論員

2020年01月15日 00:04
東網電視
更多新聞短片
日前有反對派議員在立法會大聲疾呼,質問港府失職高官為何不減薪,擺出一副為民請命的姿態。其實,來說是非者,就是是非人,港府高官「為官避事」,尸位素餐,確實沒資格享受高薪厚祿,但政客們又能好到哪裏去?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立法會大樓去年七月一日遭暴徒打砸破壞,直至十月才復會,政客們白支了幾個月薪津。而復會後照樣吵吵鬧鬧,不是拉布,就是流會,沒有開過幾次正經會,做過幾件正經事。內務委員會舉行十二次會議,仍無法選出正副主席,導致延長產假等眾多民生議案受到無理阻撓;財務委員會更是嚴重塞車,前後開了十九次會,僅通過四項工程撥款,目前仍有四十九項議案等待審批,部分更是上年度會期留下的手尾。
從衡工量值的角度看,立法會議員顯然是最沒有經濟效益、最物非所值、最不知所謂的工作。議員月薪近十萬元,連同各種津貼以及辦事處營運開支,每月花費三十多萬元公帑,但他們到底有何貢獻?喜歡的時候出席會議,不喜歡的時候乾脆隱形,或者到此一遊在議事堂上叫囂幾句便收工,世界上還有甚麼職業比這份工更好做?如果說港府庸官應該減薪,難道垃圾政客可以例外?
最可恥的是,反對派竟將公務員加薪政治化,要求將警隊加薪分開處理,企圖進一步煽動仇警情緒,分化公務員隊伍。實際上,這七個多月來若不是警隊在苦苦支撐,香港早已淪為無法無天的黑暗世界,政客們還能人模狗樣地坐在議事堂上高談闊論嗎?他們叫囂「解散警隊」,其實最應該解散的正是烏煙瘴氣的立法會。
有人說政客是世界上最無恥的職業,雖不中亦不遠。滿嘴仁義道德,實際上男盜女娼;高喊民主自由,實際上野蠻專制;口稱為民請命,實際上自私自利。香港反對派政客就是這種貨色,無恥中的無恥,垃圾中的垃圾。